【戍边肖像】一个哨位,两个“宋彪”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4:16: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新朋友点击上方  “最美边疆”  加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精彩文章给朋友们


2016第146期



作者:韩毅

1980年底由辽宁清源入到珍宝岛某部,历任战士、班长、排长、连长、团管理股长、营教导员、武装部副部长。2014年转业至今,现在中国边防文化论坛工作。

一个哨位 两个宋彪

作者:韩毅

宋彪是我们七里沁五连的一名战士。在他当兵的第二年,地方群众送给连队一只刚出窝的小黄狗。宋彪非常喜欢这只小黄狗,就主动承担了喂养的任务。小黄狗很可爱,虎头虎脑地,总是跟大家玩儿。宋彪每天抱着它,给它喂吃喂喝。连队开饭时,小黄狗还跟着宋彪到食堂,菜盘里如果有块肉,宋彪自己不舍得吃,悄悄地喂给狗吃。这只小黄狗,在宋彪的精心喂养下,快乐地成长着。

小黄狗虽然是普通的当地土狗,而它的两耳向上直立,小眼睛闪闪发光,见人就撒欢,蹦蹦跳跳,摇着小尾巴围着你转圈,很懂事很亲热的样子,惹的战友们都想亲近它。甚至有的战友当着宋彪的面,边抚摸边开玩笑地对着小黄狗叫着“宋彪”。这时,宋彪气的涨红了脸,但是,看在小黄狗的面子上,他还是像平时那样微笑。后来,大家见到小黄狗就叫“宋彪”。这样,连队里就有了两个宋彪。一个是战士宋彪,一个是小黄狗“宋彪”。

连队里一共养了7条狗,小黄狗长大了,也与那些狗一样,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我们连队院区四周都是用土石筑成的坝型工事,上面有掩体和射击位置,这些狗像训练好了似的,白天黑夜各有各的位置,有守大门的,有守后门的,工事大坝的四个角上各有一条狗,居高临下地看守着。一有情况便狂吠报警。看到战士们有所动作,它们便直奔目标而去,根据情况或控制或扑咬,总体上是只认衣服不认人,军装在它们眼里就是通行证。但它们也内外有别,如临时来队探亲的家属在操场活动或是去厕所,这些狗还能一路护送、等待,再一直把你送回去,你说它们多么可爱啊。

连队每天开饭的哨音响起,战士们在食堂门前集合,先是唱歌,而后是连队干部讲评和布置任务。这些狗在战士队列的后面列成一排,摇着尾巴。战士们进入饭堂,它们也随着战士的步伐进入食堂。战士们都给自己喜欢的狗,偷偷地喂食。小黄狗仍然是在宋彪的跟前,享受着宋彪给它的优厚待遇。

3年后,宋彪服役期满就要离开连队了。战友们难舍难分。可是宋彪更揪心的是舍不得这只小黄狗。小黄狗看着宋彪好像明白了什么,眼泪汪汪亲切地咬着裤角,咬宋彪的行李袋。那场面直到现在还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回忆起来眼睛里还是湿润润的……宋彪走后,“宋彪”在一段时间内就像丢了魂一样,失去了往日的精神,无心吃喝,蔫头耷拉脑,整整廋了一圈。

“宋彪”摆脱了对宋彪的依赖,成长得很强大。更加神奇的是,它可以自己上山抓兔子、抓野鸡。在一次追野兔时猎物逃跑了,它自己的左前肢却被猎人布下的兔子套给套住了。几天不见“宋彪”,大家不知它去了哪里?3天后,“宋彪”竟然以惊人的本能力量,愣是将腿拽断,用三条半腿回到了连队。大家看到“宋彪”回来了,既高兴又悲伤。卫生员精心地给它治疗伤腿,它也懂得配合。痊愈后,“宋彪”还是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后来,有一次“宋彪”跟随一个猎人狩猎时,由于猎人滑倒猎枪走火,子弹打在了“宋彪”的右后腿上,造成了截肢。这时的“宋彪”只剩两条半腿了。虽然这样了,“宋彪”还是一如既往地放哨报信,关键时刻同样能用两条半腿冲锋,只要能够站起来找到平衡,就一往无前的冲向目标。战士们都说,“宋彪”是“狗坚强”。


时光荏苒。10多年过去了,“宋彪”跑不动了,报警吠叫也力不从心了。大家仍然精心喂养,直到它生命的最后一刻。然后,把它埋在了战士们上哨的小路边,就像“宋彪”还在自己的岗位上。



栏目提示

欢迎曾经战斗和仍然战斗在祖国边疆的战友们踊跃赐稿,记录在边疆的踪迹,回忆青春的岁月,激励我们向美好的未来前进。来稿字数不低于500字,篇幅稍长的稿件,我们可以分期刊登。文体不限,可以是通讯、散文、报告文学等各种叙事纪实文体。同时请配有当年的有关照片,以期达到图文并茂之目的。


投稿联系人:金殿利

联系电话:13841964295

投稿邮箱:13841964295@163.com


最美边疆

微信号:zmsbr2016

长按二维码,点击识别,即刻关注最美边疆!


监制:韩    毅

编审:韩宝东

主编:金殿利

编辑:蒋锦萍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