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细节定格一位共产党员的脱贫人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29 18:11: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本公众号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2016年8月27日17时20分,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马家村支部书记张秀代永远地走了,留下了继续为脱贫摘帽奋斗的全村百姓,留下了失去顶梁柱的家人。
  在张秀代的干部履历表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1987年任马家村党支部书记至今。这位奋斗在脱贫一线的村支书,用自己的生命换来马家村一点一滴的进步,30年如一日,直到生命的尽头。
  在马家村精准扶贫易地搬迁安置房的修建工地旁,在混凝土搅拌机发出的阵阵轰鸣声中,马家村的村民们回忆起去世不久的村支书张秀代,向记者讲述了这位倒在脱贫一线的村支书定格在大家心中的感人瞬间。
  图为马家村村支书张秀代就扶贫攻坚工作召开村民大会。
 
  一
  “再不脱贫,把我脑壳砍下来当夜壶!”张秀代当着全村干部的面立下了“军令状”。
 
  2014年6月,马家村被确定为贫困村。张秀代在群众大会上向村民公布了这个“好消息”。可是,他的满心希望,换来的却是村民的不领情:“放他的臭屁吧,又是走过场!”大家一哄而散,仿佛刚才的大会没有发生过。
  干部领头跑,群众跟着富。只要把干部思想统一起来,工作干出成绩来,不怕群众不信服。张秀代留下了村两委干部,撂下一句狠话:“再不脱贫,把我脑壳砍下来当夜壶!”
  一连几天,张秀代走村串户,硬是把全村挨家挨户走了个遍。每家有什么想法,他都一一记了下来。把村民反映的问题汇总后,交到县、镇、市里帮扶单位的领导手上,张秀代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他再次召开群众会,给村民吃下定心丸:“上面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该享受的政策就享受,兑现不了,你们就搬到我屋头来住。”
  那天,村里的会议室响起了久违的掌声,他的努力终归得到了群众的认可。从那以后,张秀代对马家村脱贫摘帽的期盼更加迫切,他也更加拼命地工作。
 
  
  烈日下,张秀代拿着卷尺一遍又一遍地丈量,村里哪家哪户门口要修多宽多长的路,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马家村地处深丘地带,山高坡多,距离顾县镇有将近10公里远。2012年,在张秀代的带领下,马家村终于修通了一条通村水泥路。一到农忙季节,这条宽度仅有3.5米的村主干道在面对运输收割机的大型车辆时,却显得过于狭窄。
  2015年,马家村被列为岳池县建档立卡的贫困村。大力改善基础设施条件,修建“脱贫致富路”成为马家村脱贫摘帽的首要任务。为了规划好村里的道路建设,拓宽村主干道、打通断头路、新建水泥路及便民路,张秀代拿着卷尺一米一米地丈量,不容一丁点差错出现。村里哪家哪户门口要修多宽多长的路,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去年年底,眼看着村里的主干道一点一点地拓宽,村民们也不再担心农忙时收割机的运输问题。随着水泥路的修通,村里的基础设施条件有了改善,产业发展自然就有保障,村民的日常生活也更加便捷。
  今天,走在马家村宽阔平坦的通村公路上,村民们仍旧会想起那个手拿卷尺、一步一量的忙碌背影。他们说,没有他,就不会有马家村的这条“脱贫致富路”。
 
  
  “滚。”张秀代把酒杯重重地扣在饭桌上,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位在他家喝酒的亲戚,之后两个月都没和对方搭过话。
 
  2015年,马家村采取张秀代提出的“一碗水端平”的办法,由群众投票选出44个贫困户。贫困户名单一公示,异地搬迁的工作便迅速展开。
  修建房屋,涉及到的钱多、事多。张秀代反复叮嘱村干部:“钱再多都是国家补贴给乡亲的,我们可不能昧着良心搞钱。”他还立下规矩:一是每户补贴多少钱要公示清楚,二是建房过程中绝不指定包工队,请什么人来建房,由村民自己决定。
  一次,有不信邪的亲戚趁着在张秀代家喝酒的机会,一边跟他说着想在村里修几栋房子的想法,一边往自己裤袋里“摸东西”。张秀代狠狠地瞪了这位亲戚一眼,把酒杯重重地扣在饭桌上,只说了一个字“滚”,之后两个月都没和对方搭过话。
 
  图为张秀代传达马家村被评为省定脱贫村的会议精神。
 
  
  向镇上汇报、帮着改图纸、定计划,一连几天,张秀代扎根在老贫困户张宗成家中,总算帮他实现了原地重建的心愿。
 
  在贫困户异地搬迁工作开展过程中,按照规划,张宗成一家应该搬迁到集中安置点。可任凭镇上、村里的干部怎么劝说,张宗成就是不肯搬,只同意原地重建。
  张秀代听闻消息后,上门了解情况。张宗成对他说:“我这里地势高,风水好,平坝坝里住起不安逸。”听了这番话,张秀代一口答应下来:不搬,就在原地重建!除了房屋面积要按规划定,房子怎么修,张宗成自己说了算。
  向镇上汇报、帮着改图纸、定计划,一连几天,张秀代扎根在老贫困户张宗成家中,总算帮他实现了原地重建的心愿。
  如今,张宗成眼看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毛坯房焕然一新,成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每回碰到张秀代,他总会兴奋地说:“搬新房那天,一定要请你到我屋头喝酒!”只是,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张宗成乔迁新居的喜酒,张秀代就永远地离开了。
 
  
  “随他怎么讲、怎么告,我问心无愧!”面对少数村民的不理解、诬告甚至威胁时,张秀代语气坚定地对妻子龙春华说。
 
  马家村有80%以上的村民都姓张,复杂的关系网便成为全村脱贫工作的一大阻力。张秀代用30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换来了大多数村民的理解与支持。可是,谁不想领国家补贴、盖新房?利益面前,总有一些人心中的天平会失去平衡。
  多年来,说他假公济私、贪污公款的恶意诽谤虽是极少数,却也从来没有中断过。甚至还有人在他外出到广安市、岳池县参加工作会议期间,制造谣言说他是“因为贪污被抓”。
  一次,因为30几元的医疗保险金没有到账,一个村民在醉酒后跑到张秀代家中大闹,一会儿扬言要把他告到镇上派出所去,一会儿又威胁说要找人揍他一顿。张秀代虽然心里觉得委屈甚至有些生气,却从不在群众面前抱怨。等闹事村民被劝走后,坐在被搞得一团乱的家中,张秀代才对妻子说道:“随他怎么讲、怎么告,我问心无愧!”
  龙春华说,工作再苦再累,他从来没有抱怨过。可自己的拼命工作,换来的却是一些村民的不理解、诬告甚至威胁,这一点让张秀代觉得有些伤心。
 
  
  7月20日凌晨5时,在家里晕倒的张秀代醒来后,并没有马上到医院检查,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一下,便拖着虚弱的身体,与妻子、村干部一道守在村里养鸡场的大门口,等待运鸡车的到来。
 
  2016年7月19日,张秀代突然在家中晕倒,正要赶往医院,却被村妇女主任蒲天芝的一个电话打住:“养鸡场马上要运来3000只鸡,谁去收?”
  挂了电话,张秀代二话不说,叫上妻子和6名村干部一起,凌晨5点就在养鸡场门口守着。每一只鸡,他们都仔细检查。最后,100多只未达标的弱小病鸡被挑出来退了回去。
  养鸡业是张秀代提出发展“村民经济”、拓展马家村增收产业的重要环节。为了不让村里养鸡户的辛苦劳动打水漂,让养鸡业真正实现全村增产增收,张秀代可谓是操碎了心。从鸡的验收到养殖,每一个细节他都要亲自把握,仔细研究,确保村民收益最大化。
  村里的养殖业发展好了,张秀代却倒下了,他的病情因为这一次的“强撑”彻底恶化。
 
  图为张秀代生前与村第一书记商量村务。
 
  
  7月27日,刚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的张秀代,在医院一边输着液,一边对前来看望的村主任张方武说,后天下午村里组织研究一下统一流转土地的办法,他要参会。
 
  从2012年初开始,张秀代只要说话时间一长,就会不停地咳嗽出血,经常是一边开会,一边嘴角冒着鲜血。拗不过家人和村干部的劝说,他就去顾县镇卫生院开些止咳药来吃。眼看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儿子儿媳才强行把他带到了南充市川北医学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肺脓肿,必须住院治疗,接受肺脓肿切除手术。出院时,医生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多休息,不能再过度劳累,否则病情极有可能恶化为肺癌。
  然而,马家村的脱贫攻坚工作一启动,他又开始没日没夜地干。他常常是早饭都顾不上吃就到了办公室,午饭没时间回家吃就用方便面填饱肚子,一直忙到深夜。不仅休息得不到保证,就连每天最基本的营养都跟不上。这样的工作强度,就是正常人也会吃不消,而他,还是个刚做完手术的病人。
  2016年7月19日,张秀代突然在家中晕倒,之后,他又是在养鸡场下鸡,又是去镇上参加党委会议、在村里组织召开土鸡养殖相关会议……等他忙完手头的工作,已是7月23日。到岳池县人民医院一检查,癌细胞已扩散至全身,肺脓肿恶化为肺癌晚期。
  7月27日,张秀代输了几天液,躺在病床上,他一边输着液,一边对前来看望的村主任张方武说,后天下午村里组织研究一下统一流转土地的办法,他要参会。
  29日上午,张秀代不顾医生和家人的反对,匆匆忙忙出了院。下午,他准时出现在了马家村群众大会的会场。会上,流转土地的办法制定完毕,来年村里的土地就能集中起来,形成规模经营效益,不仅可以增加村民的收入,还能推动村里种植业的规模化发展。

  
  “把药捡了就回来!”刚刚被检查出肺癌晚期的张秀代一边排队取药,一边在电话里对马家村第一书记周莉莉说。
 
  多年来,这位坚守岗位30年如一日的党支部书记,早已成为全村干部和群众的靠山,事无巨细,都要他来定夺。今年7月,马家村的脱贫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张秀代的病情却因劳累过度彻底恶化。为了不让村干部担心、不影响村里的脱贫进度,他将自己的病情隐瞒起来。
  那天,村里要召开一个紧急会议,可张秀代不在,大家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不仅心里不踏实,很多事情也拿不定主意。无奈之下,周莉莉给正在排队取药的张秀代打电话,催促他赶紧回村开会。张秀代接到电话,只说了一句:“把药捡了就回来!”
  如今回想起来,周莉莉满心愧疚。短短的一句话,却饱含着一位强忍病痛的党支部书记对村子难以割舍的情感。
 
  
  “不急,先去办公室。”8月13日上午,在出院回家的路上,张秀代拒绝了村支部副书记张勇“先回家”的提议。这一天,他拖着极度虚弱的身体,最后一次参加了村里的会议。
 
  8月8日,距离上一次出院不到10天时间,张秀代再次被家人送往医院。此时,他的病势已经非常严重。一想到村里的脱贫工作还在紧张开展,他仍旧是放心不下。在广安市人民医院住了几天后,他又一次不顾医生和家人的反对,强行出了院。
  “我住院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工作安排?”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几乎说不出话来的张秀代对张勇缓慢地挤出几个字来。张勇对他的病情十分清楚,只告诉他一切都好,让他回家好好休息,对村里的事情只字未提。那时的张秀代,虽然身体已是弱不禁风,意识却是很清醒的。张勇的心思,他又何尝不知。
  可是,脱贫摘帽是大事,马家村一刻也耽误不得。在张勇准备送他回家休息时,他努力控制住颤抖的双唇,吃力地说:“不急,先去办公室。”嘶哑的嗓音中,带着一丝笃定。
  当天,张秀代最后一次参加了村里的会议。只是,会议室里再也没有响起他那铿锵有力的讲话声。
 
  
  8月14日傍晚,再也无力办公的张秀代在妻子的搀扶下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窗外,村里的“夕阳舞蹈队”正在热闹的音乐声中跳着坝坝舞。夕阳西下,他缓缓地握住桌上的笔,写下了一行文字……
 
  8月13日从广安市人民医院出院后,张秀代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吃饭、穿衣、走路都要靠妻子帮忙。出院后的第二天,见他整日卧病在床,情绪低落,妻子龙春华便提议:一起去村活动室看看舞蹈队跳的坝坝舞。
  黄昏时分,张秀代在妻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来到村部办公室。村里的脱贫文件还在办公桌上整齐地摆放着,隔着窗户,正好能看见村民们跳舞的小坝子。
  微弱的光线下,张秀代缓缓握住桌上的笔,写下了一行文字。他写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也许是欣慰,也许是遗憾……我们只知道,马家村的明天,会越来越好。
  张秀代,不仅仅是马家村党支部书记,他所代表的,是身处最基层的党员干部这个群体。
  基层干部可以说是整个国家的“毛细血管”,他们身处一线,始终坚持与群众面对面地交流,以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保持着干部与群众的密切联系。在解决众多社会实际问题时,更少不得广大基层干部力量的发挥。在实践中,基层干部承受“上压下挤”的“夹板气”的情况却不在少数。来自上级和社会舆论的压力、群众的不理解,甚至被误解和污名化……这些因素不仅增加了基层干部群体的工作难度,更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他们的工作积极性。随着群众权利意识的增强和社会监督力度的加大,基层干部群体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作为广大党员干部的一员,“廉洁奉公、勤政为民、深入群众、与时俱进”也是大多数基层干部对自己的工作要求。其实,细心观察,我们不难发现,耐心倾听群众的诉求、竭尽全力为群众解决实际困难的总是那些身处一线的基层干部。为了做到让群众满意、让组织满意,他们始终在默默地付出着。
  今天,在奔赴小康的决胜阶段,在脱贫攻坚的关键一役中,无数像张秀代一样的基层干部默默地工作在精准扶贫第一线。精准扶贫对他们来说,或许只是完成一件力所能及的工作,兑现内心坚守的那一份责任和担当,而对无数渴望脱贫致富和幸福生活的人民群众来说,他们平凡的工作却不啻雪中送炭、丰功伟绩。我们对于他们,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尊重,甚或再多一些感谢,脱贫攻坚、全面小康都将闪耀着人性的光辉,亮丽丽地来到我们的面前。这对活着的人是一份庄严的尊重,对为之付出生命的人,则是一个最隆重的告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