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湘雅附二看人性化城市设计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2 23:33: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大家好

欢迎来到本学期最后一次推送车祸现场


本期视线焦点将集中在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位于长沙市芙蓉区的湘雅附二医院及其所在街区,以及一个清晰又模糊的主题——人性化的城市。


提到人性化,你首先会想到什么?


安全

便捷

易操作

关爱弱势群体

……




城市设计中为什么要追求人性化?


这似乎是一个类似“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的无意义问题,但回顾我国近半个世纪的城市发展史,却不难发现作为城市主体使用者的人群,正渐渐丧失作为主导群体的地位和尊严。人的基础需求让位于社会整体的经济发展,而对经济发展的过度追求则肆无忌惮的蚕食着所剩无几的生活空间。

   


……许多其他的问题,如汽车交通的火速上升,却已强烈的成为焦点……将公共空间、步行活动和作为城市居民的聚会场所的城市空间置于非常次要的位置上。

   

  ……被限制的空间、障碍物、噪声、污染、事故的危险和普遍不受尊敬的境遇,是绝大多树世界城市中城市居民的典型体现。

……城市空间的社会和文化功能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城市空间的传统功能,如作为聚会场所和居民的社交广场都已被弱化、受到威胁或者逐步退出。——杨·盖尔,《人性化的城市》



人们逐渐意识到,原本为了人更好居住的城市,在发展的过程中却展现出越来越多不适合人们居住与生活的问题,人性化的呼喊越来越强烈。所以如果城市要以人性化作为发展的走向,那么它的基石是什么……?




什么样的城市是人性化的城市?



根据杨盖尔教授《人性化的城市》中提出的评价标准,他指出一个城市是否人性化,在于是否拥有人性化的纬度(human dimension)。

所谓人性化的维度,即是指城市能够有利于人们行走、站立、坐下、观看、倾听与交谈的维度,即评价城市的人性化与否的判断是从是否便利人在城市中的行为,满足在城市中的需求出发。


由此归纳出一个人性化的城市需要拥有特质:



1
Energetic:活力的城市

充满活力的城市强调了城市居民在公共空间中生活的重要性,人在城市公共空间中的存在本身就传达着此处值得停留的信号;然而充满活力的城市并不单纯是一个数量上的概念,过分拥挤的人行街道,人们仅从一边穿梭到另一边并不传递着活力的概念。

活力指代着提供参与城市活动的可能性,好的城市空间应该将娱乐、社交活动与交通功能有机融合;


2
Safe:安全的城市

安全的城市不仅仅由监控等设备完成,而是给予人们看与被看的可能。好的城市空间应该拥有短接高效的步行系统、具有吸引力的公共空间与多样化的城市功能,由此吸引人们步行、骑行与逗留,达到两个目标:安全交通的目标与预防犯罪的目标;

     


3
Sustainable:可持续的城市

       可持续的城市主要依赖发达的公共交通体系,如果人们在城市中的移动绝大部分是“绿色”的,那么在经济效益与环境影响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从另一个方面看,良好的慢速交通体系的建立从另一方面与良好的公共空间能够互相促进生长,形成良性循环;


4
Healthy:健康的城市

      健康与城市设计的相互作用是复杂的,杨盖尔提倡把慢行交通作为一种起因、选择与商机,让人们逐渐放弃从方向盘与电脑屏幕后习惯久坐的生活,更多地参与到城市生活中来,由此对个体来说达到健康的目标,对城市来说也大有裨益。




以上是我们总结的人性化的城市应该拥有的表征,下面我们将运用这些评价标准,对长沙市最复杂的城市空间之一进行调研评价:



湘雅附二影响下的城市表情



我时常憧憬着这样的一个城市的广场,在一个风和日历的下午,我和几个朋友坐在广场的一边,手里拿着从小贩那买的奶茶,无聊的扯着闲段子,听着街头艺人跑调的音乐和周围人流的嘈杂……” 

                                                                       


广场、风和日丽、闲扯、艺人、嘈杂……这些词汇似乎都可以联系到一个懒洋洋的下午,似乎可以披上外套外出走走,享受好天气。一个优秀的城市空间是看似不加修饰又处处精心营造的,所以,我们要如何窥见一斑,从何处入手对人性化的城市进行评价?


人性化的空间应该如何评价确实是一个模糊而主观的判断,为了对此进行说明,我们现在以长沙市湘雅二医院所在的街区作为研究对象来进行分析:



1
关于区位

     湘雅医院所在的地块位于长沙市湘江东侧,整个地块人员密集、功能混合度高,本身就是聚合人群的一个地块。在这个街区中,我们应该赋予空间怎样的取向?如何组织聚集的人群?整个基地的公共空间是零散的,还是聚合的?什么样的社会生活应该增进,什么样的生活应该减少?这些都是在一开始应该作为整体认知而提出的框架。



2
关于道路结构


     在这样的地块中,交通的组织尤为重要。然而我们发现,这个地块的道路结构并不合理。由于土地产权归属不同,东西方向没有贯通的支路,南北方向只有一条道路,也就是南元宫巷可以通达解放路与人民路,然而南元宫巷道路过窄,转角过多,街廓不连续;在这样的道路结构下,人车混行便不可能避免了;


3
关于停车位


     

     医院提供的停车位无法满足社会的需求,许多汽车进入地块内部之后,发现没有停车位,只能驶出,而使得周围的交通更为窘迫;周围社区的停车位也较稀缺,建于90年代的城市花园社区,虽为高层,却没有地下停车场,小区车辆停在地面,使得小区的绿化和其他公共生活空间更显拮据;



4
关于人行道路


     

       在这样的道路结构中,人行道路无法健康成长,人行道路沿着不同权属的地块形成,让人迷惑,而且大多尺度都较窄,并且人车混行。即使人行作为主导,狭窄空间中时不时出现的机动车也令人感到不舒适。在这样的道路上,人们虽然可以有行走、停留、观看的可能,但是体验均较差,而坐下、交谈与倾听几乎无法实现。过分嘈杂的环境使得人行道路中充满了不愉悦的感受,只有进入社区内部才有所缓解;



5
关于视平面的城市


       然而由于不同的地块生长的年代不同,视平面的城市成长出了千奇百怪的形态,有的边界功能丰富,有的边界则基本都是墙,门都非常少见,更不用提功能上的划分与可以驻足观赏的细节了,有的还没有足够的灯光,让人想尽快离开。

       优秀的边界应当有较多的铺面,功能上有较高的多元性,立面线条富有特色,主要以纵向划分为主,色彩统一而令人愉悦,并有好的细节布置

       这个街区如同其他的街区一样,街道的轮廓基本均由围墙与店铺组成,在这里,店铺的密度基本可以达到20个店铺/百米,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人民路的东侧靠近湘雅的街道,许多东广济桥社区的居民把自宅改造成店铺,大多以餐饮和医疗器械为主,侵占了原本人行道的空间,虽然达成了较为活跃的街道生活,但是人们对于这样的街道并不报以想过多停留的意愿,因为——你挡道啦!



6
关于公共空间


       整个街区被许多的公共建筑与社区打破,所以公共空间寥寥无几,除了社区内人们宅间的空地布置的休闲场所和一个东广济桥社区公园,整个街区基本可以收没有公共空间,倒是因为道路的不合理布置出现了许多难以找到的断头路,公共空间的使用效率很低。缺少了可识别性的公共空间,整个街区的活力便下降了许多,可识别性也弱了很多。



8
关于人群



在这样的街区里,主要活动的人群有医院、学校的工作人员以及病患与学生,附近的居民,店铺的主人,路人等,我们发现由于湘雅医院对于这个地块的影响,街区的生态也随之变化。首先是众多的医学生,他们在工作时间内基本都在室内,上下班穿过这个地块,也并不选择过多逗留,大约有2至3成的医学生会寻求在附近的住宅区里租房居住;

同样行为模式的还有店铺主人,他们主要在自家店铺附近活动,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店铺主人会在零点门诊放号时去取专家号,所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定了店铺的营业时间;

附近的居民则不太喜欢外部喧闹的气息,住宅楼下的石墩椅子可以让他们休闲地度过闲暇的一天,只有必要时才会出来,但是许多居民会选择去东广济桥社区公园和医院的空地活动;


     此外,我们还采访了患者,一般住院患者都会有陪同的家属,少则一人,多则3人以上,他们会选择在附近选择住宅区改造的小旅馆里租住,一般会只租住一间,租用时间不定;但是对于公共空间的需求,不同科室的病患有着不同的看法。

      色彩明度高、饱和度高、自然要素比较强的环境对低领患者有较强吸引力,他们希望能够与同龄人有较多的接触,同时也应确保家长对他们的看护,在尺度上要考虑更为“迷你”的设计;

      骨科患者则并不希望自己活动的空间有过多人流,但是偶尔还是会表露出对户外活动的向往,他们希望行径的路线上并不要有障碍物,但也不能太空旷——太空旷的空间意味着嘈杂的生活的可能性;

     产妇的情况稍微特殊,我们所采访到的产妇家庭大多至少有两人陪护,一人固定,一人或多人流动。住院等候预产期的产妇对活动空间和质量都有很高的要求:地面平坦、道路宽敞无障碍物、无机动车,最好还要环境优美;生产后的产妇对活动空间的需求降低,但对陪护人员的使用面积需求升高,原本的流动陪护人员可能转变为固定陪护人员;

     普通患者人均陪护人数较少,在附近需要的居住面积一般最低人均8平方米,对公共空间的要求最主要是便捷、舒适;一般来说,附近的环境可以满足便捷这一方面的要求,舒适却未必能达成。

由此可见,按照杨·盖尔的人性化城市标准,许多目标对于当下的中国来说并不那么容易达到,作为有着爆大(这很建院)规模人口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是否应该有不一样的标准?



中国国情下的人性化城市

人性化的城市规划能够完全满足使用城市空间的民众的需求,所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优先采取这一规划理念。无论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如何,都需要鼓励市民步行、骑车、参与城市生活。——杨·盖尔,《人性化的城市》


中国虽然是发展中国家,但中国人对城市生活空间的需求和发达国家人民是一致的,而城市的健康发展也迫切需要民众的参与。但中国城市现存的问题积重已深,解决城市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从最关键也最易产生效果的角度入手,结合城市现状,可以总结为以下两点。



1足够的城市空间


中国人口密度大,城市的人口压力也让现有的住宅区过于拥挤,市政服务供应不足,交通拥堵,公共空间和公园也变得过于稀缺。而恰恰是在那种人口密度高、经济资源少的住宅区中,户外空间对于生活条件有着重要意义。很多日常活动都尽可能在住所附近的户外空间,在街道上、广场上或者其他公共地域中进行。

保证足够的自由空间并不意味着必须建造更多的公园、广场。只要机动车道没有占据统治地位,城市空间就能继续发挥其作为会面地点、商业集市、交通场所等多项传统功能。



2保持和强化步行与自行车交通


由于城市的快速发展,城市居民住宅区出现了集中化趋势,而这给交通基础设施带来了过度的压力。在快速发展的城市中,尤其应该给居民们提供良好的步行和骑车条件,让他们能够安全舒适的出行。发展步行和自行车交通并不是针对贫困阶层的一种临时措施。相反,它是一项长期、广泛的投入,能够改善居民生活条件,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交通系统,降低污染和交通风险,满足社会所有阶层的需求。


近年来,中国大量城市开通了BRT(Bus Rapid Transit 快速公交系统),一种介于快速轨道交通和常规公交之间的新型城市公共客运系统,这一系统可以有效的解决城市拥堵,提高运行效率,也为强化步行和自行车交通提供了一定保证



好了,我知道你们一点耐心都没有了,所以接下来是最终环节:



如何营造人性化的城市?



人性化的维度永远是设计的核心,围绕这个核心,针对调研发现的问题与评价,我们对靠近城市中心的医院周边的地块进行人性化城市设计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并总结出几条基础而重要的设计原则:

合理分配功能设施,考虑各类功能设施的服务半径,在人群密集的地区依靠不同的功能设施分散人群,并且使得人群密度更为均匀,在人群稀少的地区,让它们距离更近,人群与活动的数量达到临界量

丰富各个城市区块的功能,提高每个街区拥有的职能丰富度,从而促进城市生活体验的丰富性、社会的可持续性与城市各个地区的安全感

确定合理的城市道路结构,从城际的尺度到街区的尺度,为步行和骑行交通提供可能性并确保这两种交通方式的安全性

开放城市与建筑物之间的边界地带,尤其街道与与建筑之间,形成充满活力的灰空间,让建筑内部,尤其建筑物首层与部分城市空间最好产生互动

道路交通规划将汽车交通和步行、自行车交通划分为完全隔离的两个体系保留街道作为重要的公共空间的作用,如果必须开车前往某一建筑物,那么可以通过某一个过渡区域达到,但是必须给行人让路







*All diagrams copyright reserved*


距离跨年只有363天了

回想上一次跨年仿佛就在大前天

在此我们预祝大家2019年新年快乐


并且(点赞的朋友们)

建模顺利、出图顺心、永不卡机、不用熬夜












[1]查翔. 城市设计中的街道界面分析[D]. 长沙:湖南大学,2003.
[2]黄锡璆. 城市医院发展的几种模式[J]. 建筑创作,2005,12:22-25.
[3]王崇. 利用城市医院资源的医养结合住区设计研究[D]. 重庆:重庆大学,2016.
[4]洪廸光. 台北市城市设计审议制度与审议内容之研究[D]. 上海:同济大学,2007.
[5]齐烨. 天津滨海新区国际医疗城城市设计[D]. 城市,2014,07:51-56.
[6]杨智明. 城市设计中的街道界面分析[D]. 长沙:湖南大学,2010.
[7]尹长林. 长沙市城市空间形态演变及动态模拟研究[D]. 长沙:中南大学,2008.
[8]冯晶晶. 长沙城市公共空间时代变迁研究[D]. 长沙:中南大学,2008.
[9]齐烨. 天津滨海新区国际医疗城城市设计[D]. 中国科技信息,2010,12:51-56.

[10]杨盖尔.人性化的城市[M].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