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的我无法生育,老公仍宠爱我,一张医院化验单暴露他丑陋目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2-10 15:49: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你是想掐死我吗

“轰隆隆”的雷声把穆清从睡梦中惊醒,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有一道身影伫立在床前,那阴冷的目光看得她喉间一紧。

“谁?”

穆清哆嗦着问了一句,对方快速俯下身子,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浓烈的酒味伴随着窒息的感觉让穆清开始挣扎。

又一道闪电划过,穆清清楚地看到了对方的脸。

是傅霁言,她的丈夫!

此时的傅霁言眼眶猩红的可怕,脸色更是狰狞的犹如魔鬼一般。

穆清咳嗽着,密密麻麻的痛笼罩着她,让她愈发的窒息。

“你是想掐死我吗?我死了,我身体里属于刘陶陶的心脏可就没了。”

她的声音不大,甚至说轻不可闻,可是却好像碰触到了傅霁言的软肋,他瞬间松了手。

穆清大口的喘息着,像一条离水的鱼,不过心口却疼的有些难受。

放开她,终究只是为了她身体里的那颗心脏。

电闪雷鸣中,傅霁言看到了穆清苍白的那张小脸,心里的怒气瞬间升腾起来。

“穆清,如果不是你强要了陶陶的心脏移植给你,她根本不会死。你害了我最爱的女人,她在地狱哭泣,你凭什么睡的这么安稳?”

傅霁言的话好像一把尖锐的匕首刺进了穆清的心口里。鲜血淋漓的。

“我没有!我说了很多次了,我接受心脏移植是刘陶陶死后捐赠出来的,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

结婚三年来,穆清解释很多次了,可是傅霁言从来都不信她。

果然,傅霁言冷笑着说:“这谎言你说了三年了,是不是自己都信了?穆清,我要是没有证据,你以为我会冤枉你吗?看你长得这么清纯,却没想到心如蛇蝎。”

穆清的身子猛然一颤,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原来在他的心里,自己居然是这样的女人!

心痛在心底蔓延开来,穆清快要承受不住了。

“你有什么证据?你倒是拿给我看啊!”

她撕心裂肺的质问着,却让傅霁言的脸色更黑了。

“果然是你找人毁了证据是不是?不然的话你不可能这么淡定的质问我。穆清,你这种女人就该下地狱!你喜欢我是吗?喜欢我上你是吗?好,我成全你!”

说完,傅霁言像疯了似的,一把拽过了穆清,连人带被的拖到了地上。

剧烈的疼痛让穆清顿了一下,她猛然想起下午去医院做的妇产科检查,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并且剧烈挣扎起来。

“傅霁言!你不要碰我!我怀孕了!”

三年来的婚姻生活,傅霁言要穆清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都是残暴的,凌虐的,甚至是带着屈辱性的。她不敢保证一会傅霁言的动作会不会伤到孩子。

这个孩子是她期盼已久的!

傅霁言微微一顿,好像十分惊讶,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是刘陶陶的姐姐刘佳茹打来的。她是市中心医院妇产科的医生。

“霁言,我刚听同事说穆清怀孕了,是真的吗?我妹妹死不瞑目,你却搂着穆清怀孕生子,你对得起我妹妹吗?你还记得她鲜血淋漓被剜去心脏,死无全尸的惨状吗?”

这句话冲击着傅霁言的心脏,密密麻麻的疼着。他看着穆清,冷冷的说:“做掉!你不配生我的孩子!”

第2章 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这句话对穆清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不!这是我和你的孩子!霁言,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能这样残忍的对待我们的孩子。我盼了三年,我好不容易盼来这个孩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穆清哭的梨花带泪的,那双水眸可怜巴巴的看着傅霁言。

有那么一瞬间,傅霁言真的很想点头答应,可是刘佳茹的声音却如鬼魅一般的传来。

“不要那么残忍?如果当年不是你强要了我妹妹的心脏,我妹妹会死吗?她最后还有呼吸的,就是你,是你这个凶手夺走了她的心脏她的命!现在你还想有孩子?穆清,你怎么可以那么无耻?”

这些话顺着电话传来,砸的穆清晕头转向的,而傅霁言的脸色也阴沉的可怕。

“不是的!我没有!我说过很多次了,我真的没有强要刘陶陶的心脏,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

穆清撕心裂肺的喊着,可是她却看到了傅霁言眼底一闪而过的冷冽。

“不!霁言,不要!我不要!”

穆清疯了似的朝门外跑去,她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傅霁言夺走她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

可是傅霁言好像早有准备一般,一把拽住了穆清的手臂,冷冷的说:“这个孩子不能留!佳茹,麻烦你了,一会给她做的干净一些。”

说完,傅霁言挂断了电话,可是穆清的脸色难看的可怕。

“你让刘佳茹给我做手术?傅霁言,你明知道她那么恨我,你这是要推着我去死吗?”

穆清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同床共枕了三年的男人,居然真的对她一点心都没有。

傅霁言看着穆清,眸子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却冷冷的说:“你不会死的,就算为了你身体里的这颗心脏,佳茹也不会让你死的。况且佳茹是最好的妇科医生。穆清,这是你欠陶陶和佳茹的!”

说着,他强行抱住了穆清,抬脚朝外面走去。

穆清挣扎着,哭喊着,却无济于事。

“傅霁言,都说虎毒不食子,为了那个死去的女人,你居然可以亲手做掉你的孩子是吗?傅霁言,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穆清的声音在电闪雷鸣的雨夜显得那么的渺小,恰好一道闪电在他们的头顶上炸开,吓得穆清哆嗦了一下,而傅霁言却冷笑着说:“如果天打雷劈可以把陶陶的命换回来,我无所谓。”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一把利剑刺进了穆清的心里,锥心刺骨的疼着。

他居然爱刘陶陶爱的如此深刻吗?

穆清终究还是没能躲过去,她被傅霁言强行送进了手术室,甚至为了怕她不配合,傅霁言用绳子捆绑住了她的手脚。

当刘佳茹拿着手术刀出现在穆清面前的时候,穆清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只能任人宰割。

“刘佳茹,我没有害你妹妹!你是一名妇产科医生,作为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穆清手脚不能动,只能用嘴,她希望刘佳茹可以有一点点的良知,放过她和她的孩子,可是刘佳茹却冷笑着说:“报应?你还好好地活着,并且嫁给了霁言,这已经是我的报应了。”

“什么意思?”

第3章 你就信我一次好不好

刘佳茹的话穆清听不懂,她直觉的问了一句,却看到了刘佳茹诡异的笑容。

“你们都出去吧,这个小手术,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刘佳茹把身边的护士给赶了出去。

当手术室里只剩下刘佳茹和穆清的时候,穆清突然不安起来。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许碰我的孩子!我会告你的!我一定会告你的!”

穆清大声地喊叫着,可是刘佳茹却笑了起来。

“告我?你这个流产手术可是你的丈夫傅霁言亲自签字给你做的,你凭什么告我?还是说你要告你的丈夫傅霁言?”

这句话直接戳疼了穆清。

是啊,不要这个孩子的人是傅霁言。

是他的一句话就决定了孩子的生死。

穆清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刘佳茹走到她的面前,慢慢的低下头来,在穆清的耳边小声的说:“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我会说我已经有报应了吗?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穆清,其实我妹妹真的不是你害死的。因为她是被我用手捂住了口鼻,闷死的。我还记得她临死前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可是怎么办呢?我也喜欢傅霁言,她活着我就没有机会,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她死了,我爸妈却因为公司经营不善,面临倒闭需要钱,他们把我妹妹的心脏捐赠给了你,从你父亲那里得到了一大笔钱来挽救自己的公司。却也让你因为我妹妹的心脏嫁给了傅霁言。你说这是不是我的报应?”

穆清的眸子猛然睁大。

“你简直不是人!那可是你亲妹妹啊!你怎么下的去手?是你把这一切栽赃嫁祸在我的身上对不对?是你让霁言对我误会深刻的是吗?”

“对!我是陶陶的姐姐,霁言怎么也不会相信是我害了我妹妹,反倒是你,你那么喜欢傅霁言,你才有动机不是吗?况且你父母确实给了我爸妈一大笔钱,我告诉傅霁言说那是你父母强行买了我妹妹的心脏,所以他才会那么恨你。穆清,我手上沾染了我妹妹的鲜血,却为你做了嫁衣,你觉得我还会允许你给霁言生孩子吗?你简直太天真了!”

说完,刘佳茹一把撕开了穆清的裤子。

穆清彻底的慌了。

“不!你不能这样做!霁言,傅霁言!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穆清撕心裂肺的喊着,那声音穿破手术室的门直接飘到了外面,传进了傅霁言的耳朵里。

他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甚至下意识的冲进了手术室,可是却被刘佳茹给拦住了。

“你这是要后悔了吗?忘记我妹妹的惨死,忘记这个女人的狠毒,想要和她生儿育女了?”

刘佳茹的眼角挂着泪珠,那张酷似刘陶陶的脸让傅霁言瞬间顿住了脚步。

他的心好乱,好堵,甚至带着撕心裂肺的难过,可是在刘佳茹的泪眸之下,他还是后退了一步。

穆清看到傅霁言进来,以为自己的喊叫起了作用,她挣扎着,绳子嘞红了她的手腕她也不自知,而是着急的说:“霁言,是她害死了刘陶陶,是她!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就信我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霁言,不要拿掉我的孩子,求求你了!”

傅霁言猛然一顿。

刘佳茹却笑着说:“你信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