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大限将至!2000多家医院年内要完成改制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8-01 14:39: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更大的舞台   更好的未来

中部地区第一医药人才平台

大医道

MEDIMUST —



医道君按: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医院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内容,2015年以来,,对剥离国企办医院做出时间和具体路径安排。2018年底前完成移交改制、2019年起不得提供补贴。


早在2002年,原国家经贸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分离办社会职能工作的意见》后,当时共有7000多家国企医院。到去年,。这2000多家在今年年底要划个句号。


“企业办医院的改革已进入最后阶段,主管企业医院的上级公司,要正确理解和把握政策导向,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理顺医院与上级公司关系。,在近日由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主办的“全国企业医院改制现场研讨会”上如此呼吁。


日前,相关人员透露,大型独立工矿区企业办医疗机构应尽可能移交地方政府、专业机构或企业管理,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应予以撤并,从2019年起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医疗机构提供补贴。



加速度!企业医院改革进行时


2015年8月,、,要采取分离移交、重组改制、关闭撤销等方式,剥离国有企业职工家属区“三供一业”和所办医院、学校、社区等公共服务机构。


2016年,,时间安排上,明确2016 年出台剥离国有企业办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机构的政策措施,2017 年年底前完成企业管理的市政设施、职工家属区的社区管理职能移交地方以及对企业办消防机构的分类处理工作,2018 年年底前完成企业办医疗、教育机构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


2017年8月份,、、、财政部、人社部和国家卫计委等六部委联合制定文件《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2018 年底前完成企业办医疗、教育机构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


并明确,将有序实施关闭撤销。对运营困难、缺乏竞争优势的医疗机构,予以关闭撤销,妥善做好职工分流安置工作。同时还提到,积极引入专业化、有实力的社会资本,按市场化原则,有序规范参与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重组改制,优先改制为非营利性医疗机构。


2018年3月,、发改委、财政部再次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独立工矿区剥离办社会职能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提出,大型独立工矿区企业办医疗机构应尽可能移交地方政府、专业化机构或企业管理,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应予以撤并,从2019年起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医疗机构提供补贴。


关于企业医院的接管方,通知再次明确,有关国有企业承接管理移交医疗机构,必须以健康产业为主业的企业(即以医药、医疗、养老等健康产业为主业或经国资部门批准允许以健康产业为发展方向的企业),其他国有企业不得管理医院。少数大型企业集团公司医疗机构数量较多、暂时难以移交的,经国资部门批准可建立专业平台先进行资源整合、集中管理,并引入以医药、医疗、养老等健康产业为主业的企业参与重组改制,在限期内实现有序退出。


企业医院正被批量打包改制


2月初,上市药企通化金马发公告称,与有关各方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德信义利分别持有的七煤医院、双矿医院、鸡矿医院、鹤矿医院、鹤康肿瘤医院、鹤岗妇幼医院的85%股权。


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鹤矿集团持有的鹤矿医院、鹤康肿瘤医院、鹤岗妇幼医院三家医院的15%股权。

    

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七煤集团持有的七煤医院15%股权、双矿集团持有的双矿医院15%股权、鸡矿集团持有的鸡矿医院15%股权。

    

这意味着该药企一口气“吞下”了6家医院,加上2017年年底河南能源标价转让旗下30家医院。有人称这是企业医院的“大甩卖”,而“清仓”的期限越来越近了。


实际上,在改制浪潮的席卷下,国企医院改制开始出现速度加快、规模增大的趋势,2017年以来,多次出现多家企业医院一次性打包改制、转让的现象。


2017年3月份,国有企业江苏徐矿集团旗下原有19家医院被一次性打包改制,包括徐矿总医院、徐矿一院、徐矿二院3家直属医院和5家矿属医院等,而改制方有声称将买下500家医院的郭广昌旗下的复星集团,以及买下了南京鼓楼医院林仙分院的泰康保险集团。


2017年8月,上市公司“*ST大有”公告称,该公司拟挂牌转让分属于耿村煤矿等7家分公司的职工医院7家,以及属于公司全资子公司义络煤业的职工医院1家,一次性转让8家医院。


2017年9月,冀中能源集团系下的华药职工医院、井矿集团总医院人员移交给华北医疗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而据介绍,华北医疗健康要整合冀中能源集团内的34家医疗机构。


2017年10月,晋煤集团与华润集团、山西太行产业投资基金正式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开启下属企办医院--晋煤总医院的重组改制,晋煤总医院下设1所晋城市规模最大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6所矿区医院等。


2017年11月,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对所属医疗板块改制资产进行公开转让,公开信息显示,该次拟转让的医院资产共涉及34家,转让标的底价合计为12.86亿元。


2018年4月,兖矿集团与中信产业基金旗下新里程医院集团(以下简称“新里程”)在山东济南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对兖矿总医院进行改革重组--这是山东最大的国企医院,这所三甲综合医院,包括3个院区、7家分院及14个社区卫生服务站或卫生所,总计床位近2000张。

  

改制阵痛

    

既然是改革,无论是剥离或是将要剥离的,日子也将有好坏。比如湖北鄂钢医院等国企医院改制后,扭转了人员流失、业绩下滑的局面。

    

不过也有部分改制医院遭到挫折。要么是管理层变动太快,要么是资金没能持续注入,还有的是道路选择上,全员持股而走不下去。

   

在原煤炭总医院院长王明晓看来,改得不好的原因不外乎4点:一是改制后,没有持续注入资金;二是两家企业或者多个个体结合后,相互磨合需要一个过程;三是人员流失;四是管理者专业化能力欠缺。他建议,无论谁接管医院,院长都要接受职业化培训。

    

就属性而言,非营利性并非放弃盈利。有论者认为,通过衍生的康复中心、养老中心等服务方式获利,又或者在药品、耗材等方面直接获利。

    

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宋向清认为,引入社会资本的同时,要防止医院被资本绑架,背离救死扶伤的职业目标,建议政府制定社会资本参与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发展规划,明确资本界限,规范资本行为,有效杜绝资本过度干预医院经营的行为。

    

一边是阻力犹存,一边是改制大限已到。无论是甩卖,还是找好婆家,对国企医院而言,似乎都到了不得不做出最终选择的时刻


嫁好对象

   

根据相关文件,企业医院剥离途径包括移交地方、关闭撤销、政府购买服务、专业化运营、引入社会化资本等形式。

    

在一些人看来,改革不意味着甩包袱,而是要嫁女儿。对于企业医院而言,考虑的是怎么把女儿嫁出去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在娘家养了这么久,总不能说抛弃就抛弃,总得为她找个好婆家,而引入社会资本,是一个重要手段。

    

比如平煤神马医疗集团总医院对投资者需满足以下条件:

    

1、从事医疗、医药等相关行业的实体企业;2、中国500强企业或行业100强;3、具有良好的银行资信、信用评级AA级以上,资产总额30亿元以上;4、具备良好的财务状况,连续三年盈利且无重大违法违规记录;5、所持有本项目股权不得低于10年。

   

在医院这个永不落幕的时代需求下,如此苛刻的条件并没有阻止投资者的热情。

    

与此同时,在国家多重政策的促使下,社会资本办医或登上开往春天的列车。为了满足老百姓不同层次的需求,从2013年开始,,鼓励社会资本办医。

   

在原有的凤凰、中信、华润、复星等四大医疗集团外,恒康医疗、信邦制药、三诺生物等大量药企陆续通过收购医院进入医疗服务。


2000多家企业医院年底要划上句号,改制方及医护该如何应对?


“企业医院从2002年开始改革,当时共有7000多家。到去年,。这2000多家在今年年底要划个句号。”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会长金永成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


金永成坦言,随着近年来企业医院改革政策的不断更新,协会工作也发生了转变,由过去争取国家政策支持转向努力为企业医院剥离改革寻找出路。企业医院从母体剥离已到了收尾阶段,在有限的时间里选择最适合医院发展的模式,尽量满足国家层面、企业母体层面、企业医院层面的不同需求。


,然而对于大多数国企医院职工来说,关心的还是改制或重组后,医院的发展前景如何,以及自己的发展前景如何。


因此,在国企医院重组改制中,如何获得医护职工们的认同非常重要。


文件明确,重组改制要充分听取拟重组改制医疗机构职工意见,。


但在现实操作中,一些企业高层及医院管理层和改制方操之过急,甚至想瞒着职工就把合同签了,往往酿成难以把控的局面,。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除了改制各方不能操之过急,要为职工利益着想。对于国企医院职工来说,也要意识到,国企的大锅饭时代已经要过去了,趋势不可挡;希望回归政府办公立医院的铁饭碗可以理解,但即使对于很多政府办公立医院职工来说,也都很快将直面市场的考验,不少政府办公立医院也将面临改制。因此练好技术,建设个人品牌才是正道,不管怎么改,这样的人才哪里都稀缺,都是真正砸不烂的铁饭碗!


(来源:根据看医界、医药观察家网综合整理)


大医道,医疗行业资源中心,是郑州大学互联网医疗与健康服务河南省协同创新中心的协同机构:医疗政策解读,精准行业资讯,医院管理研究,高端人才平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