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事】北京酗酒患病男子流落柬埔寨一医院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24 01:32: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流落在柬埔寨的张树胜
网友发帖号召帮助张树胜

“我在暹粒遇到一个神志不清但遗失一切的中国人”——近日,这样一则消息在互联网上流传引发网友关注。21日,外交部公共外交办公室官方微博表示,接到消息后,大使馆已经请川渝商会的副会长前去处理,当事人张先生因酗酒过多且可能患有糖尿病而昏迷,商会已经为其送去食物并交了医药费。

北京青年报记者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张先生在北京的家,他的哥哥表示张先生身患重病,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更多去国外看看。他不会放弃弟弟,希望使馆能帮助弟弟回国。大使馆方面则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呼吁家属赴柬埔寨处理此事。

流浪汉现身柬埔寨 引发众网友关注

3月18日,有网友在E旅行论坛上发帖称“在暹粒遇到一个神志不清但遗失一切的中国人!”这位网友发帖说,18日晚上6点左右,他在暹粒居住旅馆的客房经理告诉他有一位中国人已经在医院住了四五天,希望他可以去看看。在这位网友发布的图片中,一个骨瘦如柴、皮肤发黑的男子躺在竹席床上,瞪着大眼毫无神采。

据这位网友介绍,这位流浪汉说话颠三倒四,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经常大哭。病人和家属说医生给他打点滴的时候他还扯下来喝里面的液体。有个小孩子还说张先生连解开裤子小便的力气都没有。“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想想办法帮助这位流落在异国的中国人!”这位网友在论坛上求助说。

根据这位网友在论坛上的发帖,这位流浪汉名叫张树胜,自称家住北京安华里。这位网友表示,他先是通过张树胜口袋里的机票与航空公司联系试图确定他的行程,发现他是3月6日从广州来的暹粒,又从柬埔寨警方找到了这位流浪汉的护照和身份证并与大使馆联系。

这个帖子立刻引发了网友的关注,有人把内容转发到了微博,更有的网友根据原帖中说的地点找到了张树胜的家里。网友张达(化名)就是其中一位,“因为看到了微博,觉得离得不是很远,就决定去家里看一下,通知他的家人,希望能让家人跟他联系上,他家里有人。”张达告诉北青报记者。

供图/吴哥仔

男子患多种疾病 酗酒却不肯回国

对于网友反映的情况,外交部公共外交办公室微博“外交小灵通”发文表示,由于柬埔寨暹粒没有领馆,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请川渝商会副会长韦先生赴医院协助处理,当事人因酗酒过多和可能有糖尿病导致昏迷,商会人员为他买了食品并帮助付了医药费。“外交小灵通”的微博中称,张先生出院后又要求入院并要求商会帮他购买烟酒,希望住高级病房,而且不肯回国,表示还要继续旅行。19日,中国驻柬埔寨使馆已经给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总队等单位发文,希望能尽早找到家属。

张树胜的情况引起了柬埔寨的华文自媒体人“吴哥仔”的关注,他发布张树胜的消息后,有不少华人华侨作为志愿者前去照料张树胜,也有人希望可以捐款。“吴哥仔”告诉北青报记者,21日上午他去医院看望张树胜的时候,他正在对志愿者说:“能帮我买瓶酒吗?”同样的要求他在几天前对川渝商会的韦先生也曾提出过。

“吴哥仔”告诉北青报记者,张树胜躺在走廊的病床上。因为来到医院后,他不肯打针吃药,还大哭大叫,医院只得把他移到这里。

“吴哥仔”说,问张树胜问题他似乎回答不清,需要多问几遍,张树胜说家里有妈妈、哥哥和姐姐,并说:“我告诉他们我病了,他们都不理我,打电话回去也不肯接,怕我骗他们的钱。”但志愿者要他告知家人联系方式,他却说记不得。“他说希望能在这里养病,病好了以后去越南富国岛,因为看过旅游台的介绍,一直想去,还说‘我不要票,不想回去,如果我死了,就把遗体捐给柬埔寨吧’。”“吴哥仔”说。

“吴哥仔”告诉北青报记者,志愿者从警察处得知,张树胜3月6日从中国来暹粒,3月8日晚上被人发现晕倒在街上,身上的包似乎被人偷走,后来被送到省医院,警察暂时帮他保存相关证件。

昨天,“吴哥仔”再次到医院看望张树胜,“他的情况更不好了,脚步溃烂更严重,早上解手后就站不起来,在地上蹲了一小时。”“吴哥仔”表示,医院负责人说现在没有可以治疗他的药,建议尽早转院治疗。“听说他酗酒不肯回国,大家想要捐助的热情也低了。”“吴哥仔”说。

已经联系到家属 哥哥称无法赴柬

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来到张树胜在安华里的家中,见到了他的哥哥张云(化名)。“已经有几批网友来到我家找我了,很感谢大家的关心,我也和外交部取得了联系,我不会不管他的。”张云说。

张云告诉北青报记者,今年43岁的张树胜从小身体不好,常年患有糖尿病、肝硬化和胃溃疡,“他本来身体底子就不好,而且还爱喝酒,每天都是两三瓶啤酒,又不吃饭,所以情况就更不好了。”

在张树胜的房间,北青报记者看到,地上摆着成箱的瓶装啤酒和已经喝空的酒瓶,两瓶红星二锅头散落在桌上,各种药物在抽屉里塞得满满的。他的床上凌乱地散着一些衣服,桌上还有世界地图册,墙上挂着中国地图。

“那些衣服是他走之前找完衣服以后放那儿的,他喜欢出去玩,之前都参团去过韩国和其他地方了,这次是第一次一个人出行。”张云说。

张树胜很早就下岗在家,十几年来一直和哥哥一起生活,靠着出租东四的一处平房以及哥哥平时给的钱生活。张云说:“他出去玩也就是用这些钱,报名低价团不购物,我也劝他,趁着还能走动,把想去的地方都去了。”

张云说,今年过年以后,张树胜的身体明显不如以前,一天比一天瘦,但仍然决定去东南亚看看,在广州乘飞机前还打了点滴。虽然“吴哥仔”和网友表示张树胜的机票显示他从广州直接到了暹粒,但张云却以为弟弟先去了越南,“应该是先去了越南吧,我忘了什么时候了,那会儿还用微信和她姐姐联系,到了柬埔寨以后就失去联络了,估计也是信号不好。”

张云说,直到有一天,有人来家里敲门告诉他弟弟流落在柬埔寨街头,他才知道了弟弟的情况。

“我想他一定是病又犯了而且在那边医疗条件不好,加上还喝了酒才成这样吧。我听说他在那边脾气不好,这也是让病给磨的。”张云告诉北青报记者,警方已经到家中与他核实身份,他也和外交部方面通了电话,“外交部的人态度很好,商会也帮着付了医药费,真的很感激。”

张云说,因为他没有护照,而且也还有工作,去柬埔寨不方便,他希望大使馆能够帮他把弟弟送到北京,“回来我给他送医院,虽然他可能时间不多了,但他是我亲弟弟,我不可能丢下他,毕竟这么多年我都管了。”

昨天傍晚,北青报记者与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取得联系,工作人员表示,大使馆方面呼吁张树胜的家属尽快到柬埔寨来处理此事。

文/本报记者 赵婧姝 线索提供/王女士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