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醒醒,开学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09 06:06: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每周六更新)

      


      厨房里的龙头滴了半个晚上的水。

      滴的我胃疼。

      还有两个半小时就要天亮了。

      暑假作业的数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开挂到十一点半还有残余,得想办法蒙混过去。上课,见同学,见老师,交作业,没理由的紧张。大人和小孩都有自己的心事。

       

      胃疼得更厉害了。


(一)

       

       上午七点三十分,我被拎进了小学。还没进教室就撞见了火鸡和他妈妈。两位家长很熟,相互寒暄后瞬间起势,"你们家孩子真是聪明,上学期又考那么好。""哪里哪里,他暑假就晓得玩,一点作业都不肯做。"一攻一守,起承转合。

       数十回合后,双方家长无招可用,注意到我和火鸡都沉默不说话,毫不客气地把我们当台阶踩在脚下:"你看现在的孩子一点礼貌都不懂,见到同学都不打招呼。""是啊是啊,我们家孩子比较内向。"双方大笑开始收势,约定改日再战。

       我和火鸡的关系还算不错,几天前还溜到他家里打游戏。火鸡家的小区年代久远,前不久火车站整体改建,设立临时火车站作为辅助铁路枢纽,不偏不倚杵在火鸡家门口。

       火鸡提议去看火车,我们翻过围墙,紧紧地抓着铁丝网,压抑着怦怦直跳的心脏,感受绿皮车在距离二十公分的地方呼啸而过。身后写有"无良工程火车扰民"的横幅被风吹得呼啦作响,耀武扬威。不过,只要你留心,就会注意到对面XX工程拆迁指挥部的小平房针锋相对地贴出了"认清形势,分清得失",就差立上扩音喇叭,架上机枪路障了。回家的路上,火鸡告诉我开学后他们要搬家了,可能以后没有机会看到火车了。

       

       大家都有些遗憾。

       

       (二)

       
       教室被刷了一遍漆,破旧的桌椅都开始锃光瓦亮,亮得让人误以为还可以再坚持一下。家长们像是一排参差不齐的盆栽贴在门口,向教室内探头探脑,仿佛回到了医院里育婴室的门前。班主任提高了嗓门,委婉地提示他们该回去了,但好像没有人听到。同学们看起来并没有区别,也许是因为我的注意力并不在这。可能有人剃了头,可能有人换了崭新的迪斯尼牌书包,可能有人买了全新的弹射式笔盒。

        同桌凑过来:"你QQ宠物几级啦?""25级。"我漫不经心地回应。事实上是我说谎了,受到我家禁网政策的影响,我并没有可能去玩Q宠,但这逼不可不装。

       "那你的Q宠单身吗?"

       "蛤?。。。嗯。"

       "那可以找我的结婚啊。"

       "呃。。。不好。"

       "哦。"

       同桌放弃了盘问,我暗自为谎言没被揭穿庆幸,在五脏六腑间开了一个简短的欢庆会议。她神秘兮兮地给我展示了她的歌词本,上面有她亲手誊抄的歌词。这种本子我们年级的女生几乎人手一本,下课的时候一堆女生凑在一起练习。她唱了一首by2的歌,我没有仔细听。不过,还是按照国际惯例狠狠地嘲笑了一番:"哇,唱的我去年年夜饭都快吐出来了。"语气恳切,用词悲痛,并辅以夸张的表情。

       

       周杰伦。我知道啊,我听过他的《青花瓷》。

       

       切,操哥的脸上满是不屑,《青花瓷》早就过时了,现在最火的是《稻香》。   

       他眯着眼睛得意洋洋地模仿了一段。

       完全听不懂。


       但感觉很酷,感觉超屌。


(三)

        十一点三十分,校门口并没有聚起多少人气,只是陆陆续续地攒起了一小堆,大多在家张罗热气腾腾的饭菜。

        校门口的铁栏杆被晒得有些发烫。

        还没过正午,一部分回家吃饭的同学回去了,剩下一部分和我一样吃餐饮公司送来的配餐。订餐七块一份,半条咸鱼,白菜少许,一份米饭,口味五年如一日般稳定,像屎一样,完全不能下口。我趴在铁栏杆上等待回家吃饭的同学,递上五角一元,去门口的小店捎回正餐。

        今天的是一包魔法士。

        隔壁中学的初中生趁着下课过来打球,老锅手痒难耐,在三分线外捡滚过来的球投过过瘾。篮球被锁在色老头体育办公室门外,出于担心我们被球砸死的考虑,从来没有拿出来过。不过,老锅的体育是我们班最好的,他喜欢篮球,也是我们班少数能投三分的人。我们只会瞎扔,在一旁边吃边看。


(四)


        下午是校长讲话,校长说,,,就沒有這所小學,沒有這所小學,妳們就沒有地方讀書,沒有地方學習,妳們就會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妳們就養不活自己。

       大家都很惭愧。

       热泪盈眶。

       低头不语。

       校长点头微笑,颇为得意,向老头示意。

       色老头挺直背,站在校长左侧,一声令下,

       解散。

       一阵欢呼,作鸟兽散。

       操场上一个小朋友都看不到了。

       

       很多年后,偶遇色老头在买快餐啤酒,他一下就认出了我,我脸盲得厉害。小学又漆了一遍,老保安得了白血病后一个星期死了,新保安虎着脸拦下我,名曰“学校装修”。

      

       一点整,我们在跳着脚的校长注目礼之下,排着队回到教室,班主任连哄带恐吓平息了闹腾的气氛,坐在讲台前开始和我们闲聊。她说我们是她带过最差的一届,大多数只能去隔壁读初中,只有极个别到外面还有些竞争力。我听得有些发怔,想起了小升初和中考这两个我一直混淆的概念,还写过一篇周记题曰《为了中考,加油吧》,班主任在题目边重重地划了一笔,打了个大大的问号。不过,她还说,教了那么多年的书,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成绩好的同学毕业后基本不来看她,反而是那些成绩差的同学经常来。她带过的学生我们见过几次,每次来的时候,班主任都很开心。


(五)


       一点三十分,早上刚刚退去的尸潮卷土重来,向校门口聚拢,黑压压的一片。前后左右的桌椅开始轻微晃动,一些同学眼神迷离,东倒西歪。随后,整个教室开始摇晃,班主任凄厉地嘶吼很快被一阵高过一阵的浪叫吞噬。我忍不住扭过头看后面的钟。

       

       一点五十八分

       汶川大地震死了很多人。

       北京奥运会中国拿了五十一块金牌。

       奥巴马可能成为美利坚建国以来第一位黑人总统

       詹姆斯是谁。


        一点五十九分

        很多年以后,

        出了一部电影叫《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tfboys出道。

        周董结婚了。

        鸡涌开始他的个人巡演。

        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了零点二个百分点。

        门口菜市场的大蒜涨到了两块八毛五。


        二点整

       

        每一个带有站牌的站台在你决定出发之前,就已经在你旅途的必经之地等候了。我小心翼翼地在每一个路口做下记号,期待再次相遇。

        生活大笑,

        那个刻舟求剑的傻X    

        原来是你。


        

        小朋友,醒醒,开学了。

     


(过气公众号垂死挣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