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在医院的朋友,跟我诉了一晚上的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1 16:03: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你正在阅读第004个受访者的故事


● 


夜,九点半。鼓楼医院某科室,一双眼睛透过厚厚的镜片,紧盯着电脑屏幕,临床数据在脑子里乱跳,病人的各种资料、回顾性分析、检查结果……做完这些才能回去,“智商不够用的”她感受到来自数字的深深恶意。


文婧是南京大学医学院的研究生,开学研二,临床医学内分泌科,目前在医院临床规培(住院医师规范培训)。她说,她们科对科研要求比较高,她没有暑假,医院怎么放假,她就怎么放。



虽然还在读书,但学生时代的缤纷生活已然不在。而选择学医,就是一切美梦戛然而止的开始。



我是怎么走上学医这条不归路的?


小资:怎么就想不开,学医了?

文婧:要说真话吗?


小资:当然真话啊!

文婧:高三毕业填志愿的时候,家人说医学类跟师范类选择一个,前景啊什么的比较好,对我这个从小就怕老师,连站起来回答问题都会脸红的来说,老师当然是噩梦(当时是这样觉得的,现在觉得相比较学医,老师轻松太多)


小资:这是一个悲剧啊这么多年,想来这些年你过得也不容易!

文婧:这是条不归路啊……


小资:之前在哪读的来着?听说你们本科5年?

文婧:对,皖南医学院的,5年。


小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

文婧:我没有大志向,做不了大事,入了这行,我认了。尽自己能力去做吧!


文婧:我能说我从小怕老鼠怕的要死吗?想想上实验课,吓到哭,还要壮着胆子抓它,抓完眼泪汪汪的。是不是很丢脸?

小资:哈哈,画面很有喜感哦~你解剖过尸体吗?


文婧:有解剖课,一个班30个人,解剖一具。分组,四五个人一组,每组解剖不同部位。


小资:弱弱地问一句,你解剖的哪部分?


文婧:上肢。


小资:那还好啊~当时的感觉还记得吗?


文婧:我记得我们还把脸部用纸挡着。因为我们组不是第一组,一开始别人做的时候挺怕的。后来好点。


小资:手抖不抖啊?


文婧:应该没抖吧…


小资:那还是蛮厉害的…


文婧:没看到怂的时候的样子!


小资:学医以来,最怂的是什么时候?


文婧:抓老鼠啊!


小资:抓老鼠比解剖尸体还怂?


文婧:对,因为抓老鼠是大一的时候,解剖大二了。


小资:成长了,成长了。



选择很重要,坚守更重要。


成长就是不断面对自己的恐惧,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站起来,继续奔跑。永远在自己的舒适区,永远都是温水煮青蛙,永远是个伪命题。



 2 

科研医学狗的日常


小资:目前研几?什么专业?一句话把你的专业讲给外行听。


文婧:开学研二。临床医学内分泌科。我们是县(腺)长。


小资:哈,县长?听不太懂!

文婧:主要是看腺体疾病跟代谢方面的,人体的六大腺体,你们听的最多是糖尿病,大部分人以为内分泌科就是看糖尿病的。


小资:可能糖尿病比较常见吧~这个腺体疾病杀伤力应该不是很大吧?大部分都能治愈么?


文婧:大部分不能,糖尿病是终身的。是个比较精细的活。



文婧:看这个,别人做的,挺形象的。


小资:赞赞赞,图文并茂!


小资:描述一下日常都干些啥。


文婧:早上八点上班(但要提早到,抢电脑,看病人的检查结果,晚了要排队,不然查房,一问三不知),然后交班,交完班,把检查结果打印出来,查房,抱着你管的床的病历(如果是主任查房,一定要穿双舒适的鞋子,因为比较久),查完房估计都10点左右,然后开医嘱(排队,等电脑),有空电脑的话写病历。


小资:充实!!!


文婧:中间还要回答病人来找你问的各种问题,护士也可能找你(如果有医嘱开错了的话),善良的只是跟你说你错了,告诉你怎么改,碰到吓人的,会把你骂一顿,还不告诉你错在哪。


小资:刚开始嘛,不容易。都这么晚了,你休息时间够吗?


文婧:休息倒还好,每天睡6~7个小时,不玩手机的话,也能到8个小时。忙的科室要经常加班,闲的。。也要加班(电脑不够用)。我是不是太啰嗦了?


小资:不啰嗦啊,很细致,很有意思。



文婧:这是我室友准备考执医落下的病历。病人住院期间,我们要写病历,出院我们要整,然后上级改,要放到病案室的,有专门查病历的。


小资:这些不是今晚就要整理完吧?


文婧:不是我的。我的类似这样。



小资:高深。



术业有专攻,年轻人出人头地,或者打破阶级的壁垒,必先经历一番剥皮扒骨。熬吧,守得云开见月明,信仰不能丢,志向不可移,朝着心之向往的方向,进击!



 3 

“这是猝死的,不包括死于非命的”


文婧:我说的这些我觉得不能真实反应医生这个职业。医生累的,实际是心。


小资:这还不能???


文婧:病人的不配合,不理解,才真正让人恐惧。


小资:我的天,今晚让我对这个崇高的行业多了一丝理解。


文婧:最近几个月连续去世的医生都不记得有多少了。



小资:双手合十


文婧:这是猝死的,不包括死于非命的。


小资:。。。。


文婧:我第一次值夜班,睡了5分钟。


小资:啊?五分钟???


文婧:紧张。怕病人夜里不好了,外加床不适应。后面就稍微好点。如果以后有孩子,我不会让他走这条路。


小资:这也太辛酸了……


文婧:我实习的时候,在急诊,有个护士被一个小孩子的奶奶一脚从门口踹到里面的墙边(她说冻到她孙子了(那是冬天),输液的比较多,让她把孩子鞋子脱了等输液(小孩在脚上或者头上输))后来去派出所了,护士辞职了。我实习的第一个科室,都不敢学儿科。


小资:真的无话可说啊……太不容易了。


文婧:别人都说医生冷血,看惯了生死,所有的病人(除非家属不想病人受苦(心肺复苏,病人肋骨很容易断,且抢救回来的可能性很小很小)所有的我们都会全力以赴去抢救的。


小资:你在医院还好吧?


文婧:我这一年还好,没有遇到特别不好的,室友被气哭过呢。


小资:以后有何打算?做一个医生?还是继续做研究?


文婧:做临床医生,科研不适合我,我没有思路。好像一直在诉苦呢,哎~


小资:没事哒,很真实。


文婧:当医生的快乐现在我们可能还没体会到。现在刚上手,技术能力还不够熟练,等过了这段年级可能能体会到。


小资:加油加油,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最后一个问题,三个词描述自己。


文婧:笨鸟先飞。乐观。感恩善良。


小资:赞!你在医院睡吗?


文婧:不在,现在回去了。在医院睡不着。


小资:赶紧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文婧:嗯嗯。




什么时候医生成了一个高危行业了?


多一份理解吧!


撰文 ✎唐大幕

图片 ✎ 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商务合作 ☏ 13813938021(陈涛)


 未 经 允 许 请 勿 转 载 

 需 要 转 载 请 留 言 获 取 内 容 授 权




 ABOUT US 


自知、低调、善良、永远不安分

寻求更有趣的生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