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里的男医生——记义煤总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吴光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2-12 03:10: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人物档案:吴光泽,现年40岁,义煤总医院妇产科副主任,是该院唯一一名妇产科男医生,擅长利用微创技术治疗各种妇科常见病,且在刨宫产手术上有很高造诣,截至2016年底,经他的手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已经达到3000多个。

2月11日,星期六,恰逢农历正月十五。早上不到8:00,义煤总医院妇产科门诊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其中,有不少患者是慕名而来,大家都抢着让吴光泽大夫为自己看病。而此时,在住院楼,也住着许多等待他接生的孕妇或者经他治疗仍在住院的病人。一上午时间,前来就诊的患者络绎不绝。直到中午近12:00,吴光泽才得闲暇接受采访。期间,还不断有患者拿着检查结果前来咨询。

作为总医院第一名且是唯一的一名妇产科男医生,吴光泽曾经历过许多不为人知的尴尬瞬间,回想起第一次为病人做检查的经历,他仍唏嘘不已:“科主任带着我去检查一个宫外孕的病人,到了病房,科主任让我来检查这个病人。话音刚落,这个病人竟从床上下来蹲在地上,捂着脸斩钉截铁地让我出去。”作为一名年轻医生,他心里挺难受的,但还是尊重病人的想法,退到了病房外。不一会儿科主任从病房出来,很严肃地对他说:“你穿上白大衣就是医生。医生眼中只有两种人——正常人和病人,没有地位和性别之分。”从此以后,他牢记科主任的话,特别注意和病患的沟通技巧,做检查时不单独和病人相处。时间推移,吴光泽以其精湛的医术赢得了病人和家属的一致认可,那种成就感也一点点坚定了他做好一名妇产科男医生的信心。截至2016年底,经吴光泽的手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已经达到3000多个。

守护梦想 亏欠家人

1976年,吴光泽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市一个偏安一隅的小乡村。他童年以及青少年时期的美好记忆,与一个人紧密相关,这个人就是和他年龄相当的表姐。两个人从小一起玩耍,感情十分要好。然而高二那年,正在上课的吴光泽接到一个噩耗——表姐因产后大出血,在乡镇医院死亡。消息如同晴天霹雷,让一个懵懂少年感到前所未有的伤悲和束手无策。但悲痛过后,经过冷静思考,吴光泽第一次觉得人生的目标是那么清晰,他立志要做一名优秀的妇产科大夫。

2002年,大学毕业后,他如愿以偿到总医院当了一名妇产科医生。他当妇产科医生的初衷是因家人而起,可当了妇产科大夫后,除了忙碌就是忙碌,哪里还顾得上家人? 他白天守在医院,晚上休班在家,电话随叫随到。有一次他半夜起来3次,从家赶到医院做手术。更有甚者,一连几天都守在医院。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一个病人,属于总医院第一例羊水栓塞病例,住在ICU,情况危急。他两天两夜守在ICU,直到病人身体各项指标有所好转、病情稳定后,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谈及家人,吴光泽满心愧疚地说:“我虽然是个医生,可有时候媳妇和孩子生病了,我甚至都没时间去给他们买药。”吴光泽的孩子今年10岁了,读小学四年级。医院离孩子的学校很近,可他从来没有接过孩子,就连真正陪孩子的时间都屈指可数。记得有次翻看孩子的作文本,看到孩子写的作文《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很忙,他是一名医生,有时候我几天都见不到爸爸。我也好想让爸爸陪我……”说到这里,吴光泽有点哽噎,时光片刻凝滞。

故土乡音总是让人难以割舍。离家15载,吴光泽最牵挂的还是父母。双亲已到了花甲之年,还要照顾耄耋之年的爷爷。而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3个姐妹早已嫁人。工作15年来,除了结婚和孩子出生当年回老家陪老人过了两个年以外,其它的春节,他都没有回过家。他想把父母接过来住,可是父母除了要照顾年岁已高的爷爷,也无法接受人老了还要远走他乡的事实,所以一直留在老家。随着父母一天天老去,对儿孙的思念之情也日益加剧,很想享受儿孙绕膝的幸福。于是,前几年他们几次三番打电话给吴光泽,劝他回老家上班,老家那边也有几家医院不约而同地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他思虑着,纠结着,“走与留”的问题曾经一度深深地困扰着他。

想走,春去秋来10余载,他离家的时间太长了,“子欲养而亲不待”,他不想让遗憾成为遗憾……

想留,寒来暑往10余载,他对总医院情感难以割舍,“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岂能说走就走……

后来,院领导知道了他的心思,找科主任与他谈话。几经犹豫,他明白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最终选择了留下。

医术精湛? 医德高尚

医者,仁心。从进入妇产科的那一刻起,吴光泽就投入到为病人医伤解痛的行列中。他刻苦学习,认真对待接诊的每一位病人;他不懂就问,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多少夜晚,他站在手术台上,不知疲惫;奔波在患者床前,认真诊疗……2013年,他到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进修学习。他深知机会不易,所以倍加珍惜。白天,他虚心向专家和老师求教,详细记录各种妇产科疾病的诊断流程,以及各种微创手术的器械功能、使用方法等;夜晚,他留在同济医院的图书馆里充实自己。进修一年时间,他总结整理学习笔记4大本,撰写论文3篇。学成归来后,他迅速将所学应用于科室实践中,在妇科微创、复杂的妇产科手术及合并症和并发症的治疗上取得骄人成绩。

众所周知,剖腹产手术后,女性的肚皮上的疤痕非常明显,就像一条爬虫,很不美观,给女性心理上造成了极大的阴影。2014年,吴光泽首次将剖腹产手术中传统的横切口(一条直线)改为横弧切口,即顺着皮肤的纹理,考虑切口的高低,横切一个切口。这样一则伤口愈合较快,一般3天左右即可出院,二则疤痕不会非常明显。所以,现在吴光泽的手术日期已经排到了4月初,因为找他预约的病人实在是太多了。

此外,吴光泽在妇科微创领域也同样有很深的造诣。异位妊娠破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宫外孕,是一种严重危机生命的妇科急症。为了抢救病人生命,传统采用的是快速开刀止血的治疗方法。而吴光泽打破传统,不需开刀,只在病人肚子上开3个0.5公分的小切口,即可使病人治愈。

医者,德立而百善从之。2003年,一位60多岁的病人在三门峡某医院做了腹腔镜手术后,医生怀疑她得了癌症。病人及家人已不抱希望,因为家在义马,所以就辗转回到总医院外科进行诊疗。外科大夫和吴光泽会诊后,将其确诊为卵巢肿瘤。这种肿瘤从医学角度而言是良性的,但是会出现恶性反复,并没有好的方式彻底治愈。据医学统计,这种病人在医学上存活10年的几率为10%。吴光泽非常重视,建议改善肿瘤的生长周期,控制腹水。

家属得知病人患的不是癌症后,又跑到北京协和医院进行治疗。协和医院给的治疗方案与吴光泽给出的是一致的,但是收费标准却要高出许多。病人家属经过斟酌又返回总医院进行治疗。经过第一次治疗后,病人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但是由于病人的肿瘤会出现恶性反复,且发病周期特别短暂,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到医院找吴光泽进行治疗。每次抽腹水、做腹腔灌水治疗时,病人的腹水像小米汤一样粘稠,抽起来非常困难。吴光泽一抽就是两个多小时,而且整个过程要全神贯注、一动不动,往往一次治疗下来,吴光泽整个人都僵了。在吴光泽的精心治疗下,这个病人打破了医学纪录,活了10余年。病人家属很是感动,非要写表扬信,“我不需要这些,作为一名医生,我只要病人有尊严有质量地活着。”吴光泽以这样朴素的方式委婉地谢绝了病人家属的好意。

作为一名妇产科医生,除了为病人治病外,吴光泽还要理解包容病人对他的身体攻击。“看看吴医生的脸,被病人抓成啥了。就这还不算,你再看看吴医生的胳膊,一年到头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这都是他为顺产产妇接生时,被产妇捏的。”护士王蕃说这些时,吴光泽在旁边一个劲儿地说:“这真的没啥,只要产妇和孩子平安,这不算啥。”

今年农历正月初五,急诊来了一例妊娠病人,这个病人已经怀孕8个月,患有子痫,且引起全身抽搐,血压为220/130mmHg,随时有可能危及孕妇和胎儿的生命。按照惯例,子痫病人必须停止抽搐,在病情稳定2小时以后,才能进行手术。所以,吴光泽紧急采取措施控制病人病情,直到40分钟后,才将病人病情予以稳定。可在这一过程中,由于病人意识极为混乱、情绪异常烦躁,竟把吴光泽抓得满脸血印。

“吴医生医术高超,特别负责,是他把我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这个病人对吴光泽的医术和医德给予了充分肯定,但提及吴光泽脸部受伤的事,这个病人和家属至今还一无所知。

从早上8:00开始坐诊,经过一上午的忙碌,吴光泽没有喝过一滴水。此刻,时间已接近13:00,整个门诊楼一片安静,吴光泽这才收拾好桌上的东西,锁上门,步履匆匆地前往住院楼。此时的走廊上空空荡荡,透过午后的阳光,吴光泽的影子在水泥地面上拉得很长很长……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