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 医院10年做10万例人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01 12:21: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三分钟,可以做什么?听到这句话,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什么广告。据统计,我国每年有约1800万人次的人工流产,其中约一半为重复流产。




“三分钟”



无痛“三分钟”可能更痛。统计显示,做过4次人流后,不孕症发生率将高达92.13%。

三分钟,可以做什么呢?

三分钟,只能喝1/3杯咖啡;三分钟,只能吃1/2个苹果……很多人最初看到这则广告时不以为然。然而短短的几年后,连小孩组词都会说“无痛的人流”时,人们才发现,巨大的利益和故作轻松的暗示,已经把最初还要单位开证明的补救手术,变成了某种流行选择。

据统计,我国每年有约1800万人次的人工流产,其中约一半为重复流产。

无痛的“三分钟”可能更痛,它将虚假的轻松和永久的损害混淆,把一些女性引入了不可逆转的黑洞。统计显示,做过4次人流后,不孕症发生率将高达92.13%。

如果有一门生意,每年至少稳定带给你30%以上的利润,你会选择不做吗?如果有一门生意,你投资千万、经营十载,你会在一切良好甚至不断增长时,选择退出吗?

“我不想做下去了,但竟不容易。”她说。这门收益丰厚、而她不想再做的生意是人流手术。更准确地说,是“三分钟”无痛人流。



在她的医院每天20多个生命“流失”


A女士是一家坐落在西安市繁华地段的民营医疗机构的“主要出资人和实际运营者”。

这个来自东南沿海的女人,10年前落足西安,一手打造了这家医疗机构“无痛人流”的金字招牌。她在外面常被人称为“医生”或“院长”,但员工们称她“A总”。

她并非医生,也没有医疗学科专业背景,她是一个商人。

“赚钱吗?是很赚钱,但我一开始做医疗行业并不是单纯为了赚钱,我认为这是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我现在不想再做,觉得这不再是有价值的事,甚至不是什么好事,有损阴德。”

在过去的十年内,无痛人流,她的医院做了很多。

“没有详细、精确地统计过,但6万例是保底的数字,应该接近8万例左右。”取中间数7万例来算,从2004年至今,仅她的医院,每年有7000人次的患者接受人流手术。换个算法,每天有差不多20个生命,在这里、在“3分钟”里,丧失掉诞生的权利。



“三分钟”广告“驰名”全国



“三分钟,可以做什么?三分钟,只能喝1/3杯咖啡;三分钟,只能吃1/2个苹果;三分钟!打个盹都不够啊!”这则广告语想必在西安鲜有未闻者。

“很恶俗,但也很有效。”西安城中一家知名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赵先生说,这叫“病毒营销”。

高利润一方面促使民营医疗机构渴求扩大业务,一方面充足的现金流也给了他们铺天盖地打广告的资本。

“完全不理别人受不受得了。”赵先生说。

幼教老师张小姐说,有一次她班上几个小女孩,像过家家一般演起“场景剧”。“他让我做无痛的!”“他让我做保宫的!”然后,一个小姑娘跳出来,脸上模仿着得意样子说:“他,让我做伤害最小的!”未婚的张小姐红着脸喊停她们的“演出”,并禁止其他小朋友模仿。

影响远不止此。赵先生说,有次他去外地出差,兄弟公司的同行一脸坏笑地问:“你们陕西男人到底是厉害呢,还是不行呢?”赵先生摸不着头脑,对方说,“去你们那开会,广告要么是男人说生殖医学、不孕不育,要么是女人说无痛人流。”赵先生语塞。

“三分钟神话”的影响“无处不在”。但包括A女士在内的诸多业内人士,没人可以指认到底是哪家开此先河,甚至民营医院中谁最先开始在西安开展无痛人流业务,也莫衷一是。

但可以确知的是,这些“神话的缔造者”们每年从这个城市数以十万计的女性身上,赚取了利润,再用这些钱,无下限地鼓吹着无痛人流。



“无痛人流”其实就是麻醉+人流


西安市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一位负责人介绍,无痛人流技术的原意只是由麻醉科介入到原本由妇产科单独操作完成的人工流产手术中,以减轻病患的痛苦,“只是一种跨科室的合作,并不是什么高端的、神秘的新技术。”

然而,像A女士这样的医疗产业投资者们却从中嗅到了商机。就在西安市颁行《西安市产科建设与验收标准》的前后,以“无痛人流”为主业的民营医疗机构开始发迹,广告主打“无痛无感觉,快速三分钟”概念。

身为“三分钟神话”缔造者之一的A女士,自然对此心知肚明。“业界都在鼓吹,但都知道人流只是一种纠错手段,它会导致很多后遗症、存在很多风险,也包含着对生命的不尊重。”

“西安至少有几百家正规医疗机构在做无痛人流,据我所知,那些公立三甲医院每天一二十例很平常,民营医院更多一些,二十多例可以保证。即便保守估计,每天也有上千例的无痛人流在西安完成。”A女士说。



听说要停人流手术医生宁可离职



A女士承认,从她开设民营医院起,人流、无痛人流就成了主业,并且逐年递增。“有人说我是刽子手,做了几万例人流就是杀害了几万个生命。”

“一方面是未婚怀孕、意外怀孕的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是投资者、从业者包括医生都越来越依赖这个回报巨大的行当,我也无法控制这种趋势。”

她的确无法控制。今年7月,她开始在医院内部会议上给大家“吹风”,说打算在近期停掉人流业务。但是反对声音一边倒。“我就说,不管怎样,一个月内要停掉。”但技术骨干们劝她,“不能这么突然,要慢慢来,即使转型也需要一个过渡的过程。”

众议难违。她忍了三个月。9月底,她在全员大会上正式宣布,从10月1日起停掉人流业务。“我号召大家把精力转移到其他业务上,开展那些此前被太多的人流病人挤占而无法开展的业务,那些真正关爱妇幼母婴的业务。”

她的偏执失败了。仅仅五天,这项业务又不得不恢复。“压力太大,我也很无奈。”压力来自股东们,也来自医生。她继而发现,原来所谓“过渡”,并不是给医院和患者,而是医生们留给自己的。“很多医生离职了,甚至我的核心管理团队也走掉了很多人。”




后天不孕九成因是人流



“别说同行,我家人和朋友都反对,都不理解。但我不愿做钱的奴隶,况且我也并不缺钱。”

她把自己历经十年、突然醒悟的源头归于宗教。“在自省内视中,我的思路和眼界近两年与从前不同了。我想要厚德载物,不愿有损阴德。”

但A女士也有踌躇。“我开始考虑得太少,头脑发热做这个决定,有些欠考虑,我应该全面综合处置一切。”她解释,不是改变初衷,而是应想得更妥善。“

A女士决定不再虚假宣传,并仍打算停掉人流项目。“不过看来从内部很难打破,希望通过媒体,能让有关部门出台政策,遏制这个势头。”

她说她最受不了一个数字,我国88.2%的不孕不育患者曾做过人流。这是国家层面卫生部发布的数字,代表继发性不孕不育症(即除先天原因外)的患者,大多都由于人流造成。




相关数据

   人流手术每年增长超7%

   据人民网等网站相关稿件统计,我国每年有约1800万人次的人工流产,其中约一半为重复流产。

   业内人士表示,官方统计收集的数据,并不能完全体现这个市场的实际,这中间的出入应该比较大。更不要说那些压根没有执业许可的小医院、小诊所。

   冰冷数字背后是更加冰冷的现实。有多少家庭和即将组建的家庭因“三分钟”而产生裂痕、乃至分崩离析,无从统计。





【圆明全球反堕胎联盟功德藏】

普及安全性教育 |强化预防理念 |强调堕胎的真相和危害

 | 教育男性承担责任 | 微信号 3951578


— 热门推荐阅读 —


 “14岁少女开房被父亲打骨折”给女孩最好的保护是底线教育

  胎儿带给母亲的礼物——终身的益处

⊕ 海灵格:堕胎会在人的灵魂里留下非常深的痕迹

⊕ 关于反堕胎的23个问题汇总(你会问到的问题这里都有)

 堕胎真相︱堕胎手术中"幸存"的婴儿

⊕ 动画描述分娩过程,宝宝是如何生出来的?

⊕ 堕胎危害的相关问答

⊕ 引起1.1亿网民关注的四种堕胎手术过程图解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千万签名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