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医雅言阐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07 12:52: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等你点蓝字关注都等出蜘蛛网了

《唱医雅言阐释》

陈治生 阐释



《唱医雅言》一书为道光元年(1821) 隐居陕西名医汪海峤在陕西蜀河朝阳古洞修著。有残卷本卷前页可看到“敦厚老人汪海峤著,明一后学王太华校正”等字样。能查到的记载为:道光元年(1821) 名医汪海峤在蜀河朝阳古洞修著《唱医雅言》 ,民国十七年(1928)《新镌唱医雅言》由陕西旬阳华阳五彩石印局印刷出版。


有关唱医的记载可参考下文

《唱医,民间中医“遥远的绝响”》:夫唱医者,亦是一种古老的行业,上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的名医扁鹊,下及明清乃至民国,……《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载:“扁鹊名闻天下,过邯郸,闻贵妇人,即为带下医……来入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可以看出,扁鹊行医没有固定的执业地点,随遇而安。他在那个时代只是个高明的“匠人”罢了,因故医生也叫“医匠”;明朝著《韩氏医通》的韩懋据丁光迪教授考证“韩懋,金华王山人,尤得武夷仙翁黄鹤老人启其精微。继而走家难,技医给旅,重游南北……号飞霞子”可见,从扁鹊到韩懋,再到清末的赵学敏的“宗子柏云”都是靠游历行医的,他们“枪响鸟落”的绝技背后都隐着一个丹道的方外之客,如韩懋的老师”黄鹤老人”如《串雅内编》的内容许多都来自于明末清初的傅青主,所以这个“走方郎中”与丹道医有很深的渊源,“唱医”是“走方郎中”中的一个分支,不同的是他们从业者都有点文化素养,他们不像铃医摇“虎撑”去招揽生意,而是一边走一边唱,一边把脉一边唱,一边开方一边唱,唱的内容都是医学与世俗相接合的东西,,如这个《唱医雅言》中的内容就是!直唱到病人心服口服,从怀中掏出钱包,把钱递给他,他还要再唱一段嘱咐语,逗得病家眉开眼笑,身上的病已然好了一大半(医患关系显然没有现在大医院里那么紧张),然后又一路小唱着寻找下一个村庄……他们居无定所,行无所踪,温饱难料,却肩负着群众的健康,比“铃医”有所高尚之处,如“医病不可要贫钱”“积些阴功买神仙”……解放后这些人就少了,七十年代,我们偶尔还能看见他们,这一批人大都源于中原河南一代,随遇而安,随处定居,如我的祖师爷汪海蹻就最后定居陕西旬阳。他们授徒是师找徒,要先考验一番,辟如这个人聪明否?德行如何?记忆力是不是超好?……总之他们就一本教材,就是这个《唱医雅言》,要求三个月背的滚瓜乱熟,然后跟师在实践个三个月,师徒就分道扬镳,师徒互不留姓名,各走各的路,有时要几年才能碰到一起,有的一辈子师徒再也见不上一面,因为古时候,交通不便。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为那“遥远的绝唱”而纪念云云!

                                                                        ——陈治生

《唱医雅言阐释》作者陈治生,陈治生,民间中医,凭着对中医深切的爱好,学习临床三十载而经久不衰,自学考试完成中医专业课程,三十年来游学拜师六七位,或求之于丹道,或求之于民间大德,或问道于学院派教授。近九年为孟河派马培之第四代传人程知惜入室弟子(孟河医派本土这一支的传承是:马培之--->邓星伯--->杨伯良--->颜正华、张元凯---->程智惜、范智超---陈治生)。孟河医派这一支每一代都有著述:马培之著《医略存真》、《马培之医案》、《务存精要》、《外科集腋》、《马评外科症治全生集》、《伤寒观舌心法》、《药性歌诀》、《青囊秘传》、《纪恩录》,邓星伯著《邓星伯医案》(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杨伯良著《杨伯良医案》(学苑出版社),张元凯参编《孟河四家医集》(第一版),并著《医刍融新》,程知惜著《程知惜医案》(待版),陈治生著《唱医雅言阐释》(待版)。陈治生手写本《唱医雅言》已经丢失,其校释的本子是抄写其师某道医的。现拟在中医学苑微信公众号分期推送,希望读者有所获益。

如有问题可直接微信陈先生。(wxid_mqiv6yimt3ny22 昵称 春生)


《唱医雅言阐释》


前 言


 


亘亘宇宙,有心曰恒,有意曰常,中古以来,医籍频佚,医术两分,遂成断层,仲师先圣,叹古才秀,嗟世无济,士汲权豪,名利是务,不意医药,即作《伤寒》,光贯千古,功昭日月。余自弱冠,始志习医,崛起于草根民间,朝斯夕斯,如梦流年,竟及卅载。

 

上自灵素,下及民国,挟习当代,日人《皇汉》,焚膏继晷,兀兀有年,阅数千卷,要妙不握,只怨自愚,渐至近年,研习象数,读经开智,方明医源,蕴含易理,医中有易,易中有医,医易贯通,云端鸟瞰。医之一途,何用分科,何用执方,曰神无方,曰客在门,静观其妙。

 

幸得医名,趋行于苏秦之间,怡然于民间,回首少时,得之异人之传,《唱雅》二卷,背诵识炼有年。揪纤握揽,凭之于民信,独步幽径,行路之难,吾心自知,岁月无情,华发盖顶,秋叶为谁,撷取患家,溋溋笑颜,《唱医》之功不可没也,今传于世,以尽畅医之功。吾家《唱医》,通俗易明,于此用功,尽得道医之真传,且唱之便于记诵,为中医普及简化,聊可备为一法。清赵氏学敏辑《串雅》,无独有偶,有龙氏著《蠢子医》,二部皆为菁华,悉与丹道医学有渊源。《唱医》实为二部之姐妹篇,然《唱医》句短意幽,抓要握枢,方选《海上仙方》之实践,习用就简而避繁。

 

对病辨证,效法《伤寒》,微言大意,一语中的。

先天易理,一卦三方,《唱医》一门三症,一病三方,虽不能尽括诸病,亦可使学人见病知源。

 

《唱医》论脉法提纲挈领,谈《伤寒》大道执简有新篇,內外妇儿五官齐大备,开卷一百四十二门二万二千言。

 

用方遵规不蹈矩,灵活加减叹神笔。每门都有天地人,五运六气暗中嵌,有司天兮有在泉,中运赫然在其间。

斯开其卷,若能循此而入,学者受益匪浅,是也非也,读者自酌,敬请不吝赐教,籍其为中医添枝加叶,可慰吾先师之灵,拳拳中医之爱意,磊磊济世之遗愿。

 

陈治生丙申年仲冬于古毗陵常州

 


 

唱医释疑破惑十二首

 

一、 此书初入门,将歌读熟细讲明,学医者有定凭,免得忙忙乱追寻。

释:是说此书适用初学者,是基本功,就象盖房子打地基,地基虽然看不见外观,也不华丽,但很重要!学医的人必须熟读之,背诵之,朗朗上口,只有这样才能在日后的临床中有定力,有凭借,所谓“夫诣泰华者,非济胜之具,不能登其巅;涉江汉者,非舟輯之用,未足以达其源。”否则,忙忙碌碌,胡乱追寻,劳而无功,无所事事,陷入困顿之中,浪费时间,收效甚少!
    

二、 此书为引路,门门病方记在肚;门三方用不够,还要诸书来相助。

释:这本书就象引路的向导,一百四十二门的每一门病症的定方,都要牢记在心,道医很谦虚,亦不认为自己的东西就是医学全书,说如果您觉得每门仅出三方还不能为临证所用,那么就应该多多涉猎群书,由博返约,就象春蚕脱茧而出,就再也不必追求茧的束缚,自由自在地成长。
   

三、 此书名雅言,脉诀汤头症相连;剪荆刺除枝繁,学人容易找根源。

释:书名雅言,是说这本书的全名叫《唱医雅言》。所谓雅言,据史料记载,是以周王朝京都地区的语音为标准的官话,相当于现在的普通话。《论语-述而第七》:”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孔颖达在《正文》中说:”雅言,正言也”。有两地语言可供参考,一是周朝国都西岐(今宝鸡市东岐县),一为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迁都的洛扈(今河南洛阳市)。学者于上释名,可知此书出处,对本书语言有个大概了解,因不是现行普通话,其在现时普通话流行之时期,这本书的语言便是一种方言,方言不是天下人都能懂的,这就是加以释义的目的和其必要性。本书的写作形式是脉诀、汤头、病症一脉相连,便于记诵,使学者一目了然。当时道医动了很多脑力,就象剪去荆刺,除掉细枝,留下主杆,让学者找到根源,不象学院派的课程设置,又是《基础理论》,又是《方剂学》,又是《中医內科学》……单独成书,联系松散,而是直接切入临床,定脉,定方,定药,一气呵成,给我们快速成长扫除了障碍,让我们搭上了快捷的直通车。也就是后文”肯发狠,只数月;就能与人主方脉”的快速速成之路。

四、 此书无杜撰,海上奇方选应验;脉症方编成串,读者顺口最好念。

释:是说此书不是没有根据的编造,虚构,对读者不负责任,而是道人济世活人的经验之谈,且多出自《海上奇方》这本书,然经我多年查对,他所说的《海上奇方》,不是《温隐居海上仙方》,道医可能另有师承。道医曾隐约提到他的老师是太平天国起义的天王洪秀全的高级御医王某某。 
    

五、 此书路途截,吹糠见米容易得;肯发狠,只数月,就能与人主方脉。

释:此书让学医的学者少走弯路,走了一条最短最截的路,因为是道人八十几年的临证精华,就象吹糠见米,学者得到的是至精至纯的东西,没有半点杂质。但要学者摘除疑心,要发狠用功背诵,只有背诵了才能理解,”书读千遍,其意自见”么!也只有发狠地练这个”童子功”,全都记入心间,几个月后,就能给患者把脉处方。

 

 六、此书是短打,一条直路真不假;使学人有柄把,程遥自有千里马。

释:短打者,武术之散手也。精悍,简洁,招招适用。道医苦口婆地劝说学者不要轻看此书,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让学者生信,只有信了,才能生愿、生行。任何的学问,任何宗教,都存在一个信、愿、行的问题,没有此三者,将会一事无成!
     

六、此书无分量,君臣佐使自主张;要活揆,莫呆想,看病加减轻重赏。

释:是说此书所有药方中的药物没有分量,即就是今人所说的克数,要让医者自行裁定,要用药活泼,以己心测都古人之心,不要死搬硬套,要具体事情具体分析,依据病情而定何为君?何为臣?何为佐使?然后确定其用量。没有分量,也是此书的最大缺陷,常有人说:“中医不传之秘在量上”,我在同道医学习时,常看他临床,一般都是常规用量,仅有少数用药例外,多则一百多克,少则二三克,颇似孟河医派马培之之风格。
      

七、此书加减行,热症加凉寒热增;虚加补,实伐倾,请将本草看真明。

释:是说本书的用方加减方面主要是看症之寒热,体之虚实,寒则用热药,热则用寒药,虚则补之,实则泻之,但要熟读《神农本草经》,不但要掌握药物的一般用途,还要知道药物之专能。如薏苡仁这个药,在我们头脑中一般的概念,是除湿药,然《神农本草经》却是如此叙述的:“味甘微寒,生平泽。治筋急拘挛不可屈伸,风湿痹,下气……”。因此道医临床治疗抽筋的病人就开生苡米120克、生白芍30克、甘草10克、伸筋草30克、仙灵脾30克。一般一星期就治愈了。我亦运用之,屡用屡效!因此这一段的眼目就在最后一句话“请将本草看真明”。
      

八、此书传世人,照本开方也有灵;切不可认错门,总要将症审分明。

释:当时道医已经九十八岁了,道医这一行不是徒找师,而是师找徒,所以他说总要传人以普济众生就决定传给了笔者吧,他认为一切入世的学问都是不怎么样的,认为他自己是出世之人,方外客。另道医一般是辨“症”,读者且不要误解我把“证”给打错了,弄成了”症”。“辨症”是丹道医学的一大特色,武当山的道医书籍都出来了,大家可以找来证实一下。
     

九、此书河图源,五行八卦干支全;生克理,先后天,身中所属一了然。

释:我同道人学习时,他很认真地教了我河图、洛书、五行、八卦、天干、地支系列丹道基础知识。然后传授了《奇门遁甲》、《太乙》、《大六壬》、《五运六气》。只有如此,才能理解”生克理,先后天”,做到”身中所属一了然”。才能理解我们自己每个人都处在宇宙中的不同的轨道上,小至一个细胞也是如此,任何一个方位和一个时间都是一个不同的切入点,每个人、每个事件都只是时空坐标系上的一个点,人身之疾病是在这个轨道上暂时混乱的原因。这个就是近年出现的”时相医学”,上世纪八十年代广西名医李阳波先贤已经提出来了,可惜!没有引起重视!如今做这类研究的有南京的邹伟俊教授,他成立了”唯象中医研究所”。
     

十一、此书无药性,寒热温平大概论;靠汤头治诸病,古人传方不肖问。

释:是说此书不再谈药性,认为四气五味这些基础知识,《神农本草经》已经言明。何况他认为对药的认知要用”法象原理”,他依据洛书”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去配属五脏,心火、肝木、脾土、肺金、肾水,参《內经》:”羽虫属火,毛虫属木,裸虫属土,甲虫属金,鳞虫属水”,然后确定植物药,虫类药的用途。读者看仙灵脾这个药又叫”三枝九叶草”,他说这个药不只是补肾,”三”能入肝经,”九”能全肺气。说杂粮荞麦,果实黑入肾,三棱锥形,”三”入肝,茎红色入心,內白色入肺,用荞麦面去治一个老太太的肝硬化,腹水,当时人家肝癌中期啦,我都替他捏一把汗,那料结果令我傻眼,老太太连吃三月荞麦面,越吃越有味口,病情一天天的减下来,最后去查,腹水消失,肝脾肿大缩回原样。他还有最经典的一句认药的真经是”有刺的植物都属金性,金能克木,治肝,肺主皮毛,所以这样的植物也可以止痒;凡是五行具全的药都是好药,如行草(马齿苋)、五味子、刺五加;凡是带“仙”带“灵”字的药都不平凡,如仙灵脾、威灵仙、五灵脂。总之,古人给中医里每一个名字,每一概念都不是乱来的,说今人去的名最没水平,如把”国医”叫”中医”,把”內证”叫”气功”。
      

 十二、此书是结缘,医病不可要贫钱;学老君,救女男,积些阴功买神仙。

释:是说他非常笃信道教的缘分,只传有缘人,医病不可要贫穷人家的钱,要向太上老君学习,积下阴功成为道德高尚的人,这里不多说!这是一个信仰的问题,与医学无关也有关。有关者言,是要医匠向孙思邈《大医精诚》里说的那样,要有医德,要具备一个做为大医应有的品质和素养,非仅仅只是”医病不可要贫钱”那样简单,他只是举个很现实的例子罢了。

(未完待续)


医家医著

孟河医家医著介绍(学苑版)


《周玉麟医案》 单德成 编

 

 周玉麟先生学宗《内经》、《难经》、仲景、金元四大家及温病诸家,勤励精专,博览群书,知识渊博,学验俱丰,师古而不泥古。本书收入周玉麟先生所写的125则医案,有重阐医理,以案阐理者;有形象比喻,深入浅出者;有寥寥数语,凸现主旨者;有记载辨证论治经过,夹叙夹议者;有突出辨治要点,启人心思者。医案广征博引,理畅辞达,可师可法,值得后人揣摩再三,读者可从中汲取医学精华,启迪思维。

本书作者对周案中的典型医案加以评注,阐述注者本人的见解,提其要、钩其玄、举起善、道其短、知其疑、驳其误、申其意、补其缺,可说是锦上添花之作。



《杨博良医案》

范智超 邱 浩 校注

杨博良(1880~1952),世居江苏武进横山桥西崦村,师从孟河医派邓星伯(邓氏为孟河名医马培之嫡传弟子),为孟河医派第三代传人。杨博良先生一生,鄙仕途黄粱之梦,淡泊荣华,任医道青囊之术,慈惠苍生。常有危急重证,洞见二竖,效如桴鼓;无论贵贱妇幼,普同一等,倾力救治。

今存《杨博良医案》分内、妇、幼、外四科,二十一门。其中内科外感六门,以六气分类,内伤五门,以五脏分类;妇科四门,以经、带、胎、产分类;幼科二门,以小儿外感、小儿杂病分类;外科四门,以人体自然体位分类。最后附杨博良先生集验方二十三则。

先生《医案》,顺天地中正之机,复万物平和之气,可谓得孟河正宗之神髓,炉火纯青,技臻化境矣!且文辞古雅,简明流畅,诚医文并茂,接踵“马培之医案”、“邓星伯医案”,毫不逊色。


《孟河医派三百年---孟河医派研究荟萃》    李夏亭 主编

中医药学是中华民族在繁衍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独特科学体系,也是中华民族5000多年积淀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而从常州孟河这片文化土壤中生发的孟河医派,以其高深的学术造诣,丰富的临床经验,对祖国医学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功绩,影响深远,享誉海内外。

考孟河医派,明末清初就有马荣成、费尚有、法征麟、沙晓峰等以启其先。至清朝道光、咸丰、同治年间,孟河医派崛起于吴中,以费、马、巢、丁四大家为代表的孟河医派名扬大江南北,成为江苏医家一大流派,一个历史影响深远的地域性流派,是祖国医学继温病派后的一支新军,文化底蕴深厚,流派色彩明显,学术成就突出,业绩彪炳,薪火相传,至今不衰。正如近代名医丁甘仁在《诊余集·序》中所说“吾吴医学之盛,甲于天下;而吾孟河名医之众,又冠于吴中。”

本书内容十分丰富,既有对历史上孟河医派学术思想的回顾梳理,又有对当今孟河医派临床实践的归纳总结;既有对孟河医派名师大家的考证溯源,又有对孟河医派传承弟子的全面搜集;既有从中医药科学内涵角度进行的精辟分析,又有从吴文化特性角度展开的深入思考;既有简廉验便的临证方药,又有引人入胜的轶事趣闻,本书代表了多年来孟河医派的研究成果和水平。

编写本书的目的就是能为大家提供线索,了解孟河医派的历史由来和发展,对孟河医派的产生和发展、流派特色、学术思想、临床应用价值进行系统性的研究,作为课题研究的成果,为同道提供参考。


《颜正华验案精选》

颜正华教授,著名中医药学家、博士生导师擅治内科杂病,每能应手取效精通本草,谙熟药性,勤求医理,技艺精湛,临床诊病具有辨证细腻、用药精当、综合调治的独特风格。


《神志本草》秦子丁 著 

秦子丁 1963年由上海中医学院毕业分配至北京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消化系传染病(甲肝)研究组。主任中医师,曾受聘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数届省卫技高级技术职称评委,荣获“江苏省中医先进工作者”及“常州市名中医”称号,孟河医派传人。

本书将历代先贤对本草中涉及神经、精神病症的药物功效的认识、使用经验的文字记录,按原貌转载,共424味,取名“神志本草”,以凸显专科内容。对其中涉及神经、精神系统的内容,诸如挛缩、痿瘫、喎斜、语謇、失视、失聪、失噤、耳鸣、麻木疼痛、痠楚、阳痿、咳逆上气、呃逆反胃,以及失志、失语、不认亲疏,弃衣而走、谵语、惊厥、昏迷和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等,均用粗红体字印刷。这种既突出神经精神专科内容,又可窥药品功能全貌的“本草书”,此前尚无同类。本书是神经内科、中医临床各科及脑病研究者的重要参考资料。

《孟河费氏医案》 

《孟河费氏医案》为费伯雄及其孙费绳甫医案合辑。费伯雄医案计20门,列有时病、疟、中风、痿、诸痛、肝气肝风、不寐、虚损、调养、风湿痰、咳、肿胀、呕吐呃、大小腑、妇科、儿科、外科、瘀伤、眼耳、喉科等门,载时病、中风、诸痛及妇、儿、外、喉等各科疾病,案语简洁,议论精辟。费绳甫医案计38门,列有伤寒、感冒、春温、湿温、冬温、大头瘟、疟、痢、霍乱、痧胀、中风、痿、痹、诸痛、情志、不寐、遗精、虚劳、脱、痰饮、咳哮喘、肺痈、黄疸、肿胀、噎膈、呃逆、吐血、尿血、便血、痔、二便不利、淋浊、遗尿、虫、奇病、妇科、儿科、喉科等门,分述伤寒、感冒、春温、湿温、奇病诸证。病案详尽,理法方药层次分明。擅用养胃阴法,于虚损病证颇有效验,对近现代中医临床有较大影响。


《孟河丁甘仁医案》  

《孟河丁甘仁医案》,15卷,丁甘仁撰,丁济万编,程门雪、朱振声、陶可箴、钱乃振、刘佐彤、宋大仁等校订,刊于1927年,又名《丁甘仁医案》、《丁氏医案》、《孟河丁甘仁先生医案》、《孟河丁氏验案》等。卷1~12为内科病证,分中风、类中、伤寒、风温、暑湿、湿温、霍乱、疟疾、泄泻、痢疾、咳嗽、肺痈、吐血、虚损、喉痧、痹症、痿症、消渴、痉症、肿胀、脚气、黄疸、胸痹、脘胁痛、少腹痛、神志、头痛眩晕、肝阳肝气、呃嗳、疝气、癃闭、遗精、淋浊、便血、溲血、衄血等门,卷13为调经、胎前、产后、崩漏、带下门等妇产科病证,卷14外科病证有脑疽、夭疽、骨槽风、牙疽、牙岩、大头瘟、时毒、瘰疠痰核、痰毒、痰瘤、血瘤、气瘿、发背、乳岩、肝疽、肺疽、鼻痔、鼻疳、疔疮、湿疮、痔疮、缩脚阴痰,卷15为膏方门、临证笔记。共收载病案400多则。所载医案,必详录脉象、舌苔、症状、病理,辨阴阳表里,究经络脏腑,审证求因,以因求治,因治制方遣药,论述严谨精当,理法方药丝丝入扣。治外感热病,能融伤寒与温病两法;对杂病,先定六经,后加辨证;治外科病,整体着眼,治疗内外兼施。丁氏崇尚和缓,用药轻灵,无猛峻之剂。本书中不少重病险证的治疗经验,颇有启迪价值。本书内容丰富,条理清晰,是一部优秀的医案作品。






如需购书请登录

学苑网站www.book001.com查学苑网店。

直接致电010-67601101学苑读者服务部


中医学苑

zyxych1988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