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玄凤中年分居小剧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7-31 07:39: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罗玄下班回来,降雪和玄霜都在,按时间算这姐妹俩这周末应该去聂小凤那。玄霜窝在沙发里玩手机,降雪叫了一声爸爸。

“吃晚饭了吗?”罗玄问。

“没有。”降雪说,“本来是要跟妈妈一起吃的……”出了点问题。

“妈妈太过分了!”玄霜扔下手机,很生气,“她叫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竟然还叫了一个小白脸,看起来也比我和姐姐大不了多少。”

“妹妹——”降雪叫她,大概是对小白脸这个词有些异议,“你太冲动了,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甩脸走了……”

“爸爸,你们为什么不离婚?”玄霜气呼呼的问道,“你们都分居这么久了,就每半个月在外婆家见一次,我不知道这样的婚姻有什么意义,为了我和姐姐吗,我们已经长大了。”

“玄霜——”降雪拉住她。

罗玄面上无波,进卧室换了衣服,拿上车钥匙,对二人道出去吃饭。

 

第二天下午是每半月约定去聂家老宅吃饭的日子,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一家子都会聚的整齐。罗玄和聂小凤已经分居多年,但至于为什么没离婚,也可以说是因为聂母,聂母年纪大了已经开始有些痴呆,将俩人的结婚证和户口本都锁在柜子里,说如果他们俩去离婚的话,她就从楼上跳下去。

 

至于俩人为何分居,一是俩人工作确实比较忙些,更多的是生活理念价值观的分歧。吵闹之中,冲动之中,伤人之语脱口而出,隔阂越来越大。

爱意总是抵消不了愚蠢。

 

聂小凤在厨房里忙活,时不时的她也会下厨做几道拿手菜。

罗玄站在厨房门口看她。轰隆隆的油烟机声音,掩盖了彼此要说话的尴尬。

“帮我系一下围裙。”她道。系的潦草,这会一动作已经松开。

罗玄走过去,重新打了个活扣,没有离开。

“今年的体检,你已经拖了半个多月了。”他道。

“最近有点忙。”她答道,“这半个月光出差就出了十多天。”

“工作归工作,身体还是要紧。”他劝道。

“准备开饭吧。”她道,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饭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罗玄为聂小凤布菜,虾会剥好,鱼肉会挑好刺,不知道是习惯使然,还是逢场作戏,罗玄也不清楚了,已经是近二十年的习惯。

聂小凤盘子里的鱼肉没有动,这是她最爱吃的一道菜,也是她自己的拿手菜。

“不舒服吗?”罗玄低声问她。

“不是太饿。”她道。

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罗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

晚饭后,一家人出去散步,俩人走在最后。有一段长长的上坡,聂小凤微微有点喘。罗玄拉住她的手,她没有推拒。

到了坡顶,俩人停下。罗玄松开了手。

“爸爸说你最近有些头痛。”

“可能是工作太忙了。”她道,满不在乎。

“明天去医院看看。”

“明天没空。”

“那就晚上来。”

他说完,径直往前走了,也不等她如何回答。

 

散完步回来后,罗玄会为聂母和聂父做按摩活络经脉。聂小凤就陪着二老聊聊天,降雪和玄霜也在客厅里呆着,看看电视,如果能插上话就聊几句。从心里来说,罗玄对岳父岳母十分孝顺,聂小凤觉得可能比自己还孝顺。一来可能是他是医者的原因,对二老的身体非常关注。二来聂小凤接管聂氏集团以来,能陪二老的时间确实比较少。

聂母和聂父睡觉很早,九点钟就要上床。降雪和玄霜明天一早也要上课,一般也在十点钟左右上楼睡觉。聂小凤会做最后善后。

这次聂小凤洗澡的时间有点长,罗玄不放心,敲了敲浴室的门。过了一会,聂小凤出来,她倒先开口道:“我最近可能真的有点累。”罗玄握住她的胳膊,看她,略有疲态。“早点睡吧。”他道。

罗玄洗澡出来,聂小凤背身背对着另一侧躺着。相处十几年,彼此太过熟悉,他知道她没睡着。

“以后和不相关的人见面,不要带着降雪和玄霜。”他道。

“你什么意思?”她翻身半坐起来,披散的长发落在光洁圆润的肩头。

“你在外面怎么胡来我不管,也注意下孩子的感受。”他道,“我毕竟还是你的合法丈夫。”

“我不知道我合法的丈夫会跟身边的小姑娘纠缠不清。”她冷讽道。

“那是个误会,她有精神疾病。”罗玄道,这个问题解释很多次了,但是她完全不相信他。

“你当初跟我结婚就是因为我怀了降雪和玄霜,你真是个道德圣人!”她道,“如果另一个女人跟你上了床,你是不是也会娶她。”

“聂小凤!”他加重了语气,怒气渐生,这么多年,她总是能让情绪失控。“你不要太过分!”他抬起她的下巴,逼视着她,“那是我无心之语,你非要拿这句话来折磨我吗?”

“你虽无心,却出自本心。”她道,“你为什么不跟我离……”

他猛地亲上去,堵住了她将要说出的话。

聂小凤用力推开她,冷声道,“医院里的那些小姑娘还没喂饱你?”

他眸中神色阴沉,直接将她压倒在柔软的床铺上,在她说出任何话之前重重的吻她。她双手推拒他的胸口,却被他锁在头顶无法动弹。他用力的亲吻她,仿佛在报复一般,如暴风雨一般,是亲密还是撕扯,分不清楚。

他停下来,喘息着看她,松开了她的双手。

即便他很生气,却不会强迫她。

她得到自由的双手却攀上了他的脖子,刚刚被撩拨起的身体软软挂在他身上。

“罗玄,我头痛。”她媚声如丝,低声呢喃。

他托着她后颈让她躺好,理了理有些乱的长发,轻柔的按压她的太阳穴。

“这样多久了?”他轻声问。

“记不清了,十多天半个月?”她皱着眉头。

罗玄帮她按压了一会,她好像舒服了一些,气息比较平稳。他将她揽在怀里,柔声道,“明天晚上去医院找我。这次听话,别胡闹。”

她温顺的嗯了一声。

 

罗玄很早就被一通电话call到了医院。聂小凤还在熟睡,天气已经有点热了,露了半个肩头在外面。罗玄动作匆忙,伸手摸了一下半露的肩,触手皮肤有些凉,低头亲了一下,盖了盖被子。

聂母和聂父习惯早起,已经在院子里坐着喝茶了。降雪起的也早,陪着二老。

“爸爸,医院又有手术了。”降雪见怪不怪。

“待会记得喊妈妈起床吃早饭。”他道,匆匆离开。

目送着他离开,降雪才哦了一声,从他口中说出妈妈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

 

聂小凤晚上六点半来到了医院。

罗玄带她去拍脑部CT。CT室值班的是一位小姑娘,很健谈的样子。

“您真漂亮,怪不得罗主任都不敢让您露面。”

医院的一大传说便是心外罗主任的夫人年轻貌美多金,是本市背景显赫聂氏集团的掌舵人。

罗玄帮聂小凤收好随身包、手表、项链之类的,扶着她躺下。过程很快,聂小凤却觉得漫长。

“周医生辛苦你了,耽误你下班。”罗玄向那姑娘致谢。

“客气了,片子要明天上午才能出来。”

从CT室里出来,聂小凤有些失神。

罗玄扶了她一把,“我送你回家。”

“去妈妈那吧。”聂小凤道。

回到聂家老宅,二老已经用过饭了,他们平时吃饭早。聂母埋怨怎么不提前打招呼,又让阿姨去做饭。聂父对二人一同回来有些吃惊,好些年都不曾这样了,聂父一度以为他们在外面各自有人了。

聂父将罗玄叫到了书房。

“刚拍了片子,明天才能出来结果。”罗玄主动说道。

聂父点点头,结果没出来也不好说什么。“我看小凤情绪不是太好,这种时候,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要多关心她。”聂父不好把话说太明。

“您放心,就算我们离婚了,我也会管着她的。”罗玄道。

聂父叹气,“你们俩到底是为什么呢?变心了?还是吵架能吵个好几年?孩子都这么大了,不知道你们还想折腾什么。”

这天晚上聂小凤睡得不安稳,罗玄从背后半抱着她。

“不要为没发生的事情担忧。”他道。

 

第二天一早,罗玄去取了片子,专门去找了脑科的大拿汪主任。片子显示脑部是有一片阴影,集中在视神经周边,情况不好说,还是要先做活检。

罗玄给聂小凤打电话,一直没有打通,想了半天,竟然没有她办公室或秘书的电话,直接去了聂氏集团。

好久没来这了,前台秘书都换人了。聂小凤的行政秘书,罗玄也不认识。

“聂总在开会,您有没有预约?”秘书微笑,照例询问。

“我等她。”罗玄道。

秘书见他穿着不像是商业往来,没有预约,也没有名片,也不好安排到聂总办公室。罗玄便在公共区沙发等着。

坐了一会,有人走过来招呼罗玄。

“老罗?真是你啊,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呢。”是财务部的万总,聂氏集团的老人了,自然是认识罗玄的。“怎么坐这呢,去聂总办公室。”

万总把行政秘书批评了一顿,“这是聂总先生,以后记住了。”

行政秘书惊呆了嘴巴,传说中聂总背后的男人,果然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小姑娘偷偷拍了一张照片发公司八卦群里,群里便炸了锅。

罗玄等了一个多小时,聂小凤才出现,看见他也不意外,也猜到他为何而来。

“说吧。”她道。

“脑中有阴影,需要做活检。需要耽误你一些时间,工作安排一下。”他道。

“好,我明天上午过去。”

罗玄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到走出聂氏集团,一路上受到了视奸。

 

钻开头盖骨取样本,先剃发,再消毒。整个过程,罗玄都陪着她。活检结果最快第二天出来,聂小凤近期都要住医院里。

“晚上要不要叫降雪和玄霜过来陪你解解闷。”他道。

“不要了。”她说,“先不要跟爸爸妈妈说。”

“我今晚在医院,有事叫我。”他道。

 

活检的结果并不好,恶性,需要切除,但压迫着视神经,也存在风险。主治医师分析了做不做手术的利弊,将选择权交到罗玄手中。

降雪和玄霜出生的时候,他在手术单上签过字,一晃十六年了,又要签字。

罗玄站在病房门口看了很久。

“是不是很糟糕?”她问。

他走过来,坐下,面对着她。

“要不要堵一把?”他问。

“我不怕。”她道,“降雪和玄霜已经长大了,爸爸妈妈你也会照顾的好,比我照顾的更好。我不怕。”

他握住她近前的手,看着她,“但是我怕。怕永远失去你。”

她伪装的情绪被他一句话击碎,红了眼圈。她倾过身子抱住他。

她已经好久没有主动抱他了。

“我错了,我再也不气你了。”她哭了出来,打湿了他的白大褂。

“爸爸妈妈,降雪玄霜,和你,我都会照顾好的。”他抚着她的后背,柔声劝慰,“我会照顾好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