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下腹疼痛2年,去医院竟取出这东西,丈夫当场就给了一巴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3:27: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酒吧舞池内!

我不断地舞动着曼妙身姿,身旁时不时有男人过来搭讪。

……

今天出差提前回来,我原本是想给未婚夫原鹏一个惊喜,只是没想到,我却亲眼目睹了他在我们的婚床上跟另一个女人交缠在一起,淫声浪语。

当看到这一幕,也许是因为心死,我竟没哭没闹,出奇的平静。

我转身我离开了那个肮脏的地方,随后一个人钻进酒吧来买醉。

而此时。我拿起酒瓶将酒精不断注入口中,我才发现脑中那不堪入目的场面却是挥之不去。

看着舞池内那些疯狂肆意的人群,我大口的喝着酒,想将自己灌醉!我也扯着嗓门嘶吼着,痛苦的声音跟吵杂的音乐融合在一起,眼泪却不争气的夺眸而出。

烈酒,撕吼,让我的喉咙如火灼伤般难受!

我却更想喝更多来麻痹自己。

“来,再给我十杯烈艳红唇,越烈越好。”

整个人跌跌撞撞地趴在吧台上,脑袋摇摇晃晃地冲着吧台内的酒保再次叫了起来。酒保大概对酒吧买醉这种事习以为常,暗摇着头,又在吧台上整齐地给我摆放了十杯烈艳红唇。

我忍着嗓子的灼热痛感,拿起酒杯直接送进嘴里。

强烈的酒精肆意地狂窜,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一股恶心感涌了上来,我以最快的速度冲撞到卫生间内。

胃内那些如火烧一般的污秽就这样全部吐了出来,我无力地拭着嘴角靠在冰凉的瓷砖墙壁上,却发现卫生间角落内站在一个男人。

我迷糊地盯着他,舌头有些打结的叫嚣道:“看什么看,没……没见过美女喝醉么?”

那男人挺拔的身影朝我走了过来,优雅地来到水台边,洗着手,侧目看着我,明显的一愣,然后嘴角突然有了若有似无的笑容。

我这才发现这个男人的笑容很迷人,朦胧中竟然还有莫名的熟悉感。

他深邃的五官,幽暗的瞳孔有点深不可测的感觉,我轻抿着双唇,缓缓上前,身心一个不稳直接撞进那男子的怀里。

我挣扎地想站稳,仰头刚好迎上男子俯视的目光。

“你一个男人竟然在女卫生间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重重地打了一个酒嗝,慵懒似猫般地微眯着眼憨笑着。

这个男人身上有种诱人的味道,我深深地吸了一下,全身柔若无骨般地依靠着他。

“这里是男卫生间。”男人富有磁性地声音响起,他嘲讽的提醒重重地敲击着我的神经线。

一听自己进错了卫生间,我尴尬地笑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站好之后拍了拍那男人的双臂,带着醉意说道:“抱歉,大兄弟,占你便宜了。”

话落,我转身正准备离开。

“尹心雅……”男人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的脚步骤停,转身回头看着那个男人,此刻他的人影变得模糊而摇摆着。

我眯着眼,指着自己的鼻子,反问道:“你认识我?”

男人向前两步靠近我,精致而完美的俊脸贴近,命令式地说道:“看清楚我是谁?”

此刻酒精已经完全侵占着我的脑神经,我整个头昏昏沉沉,身子像要飘起来似的,我迷离地看着他,努力地甩了几下头,吃力地睁着眼上下地打量着男人,脑子不断地搜索着这个男人的信息。

“厉凌禹?”我神奇地认出了他,我很佩服自己喝了这么多,竟然还能认出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男人,厉凌禹可是榕城神秘的存在,不管是杂志还是网络头条,永远都是关于他的话题。

这种男人,百年难得一遇,没想到今天在这个狭小略有味道的地方被我碰到。

厉凌禹一听我的答案,满意地说道:“看来还没醉到无可救药。”

话落,他突然伸手,动作轻柔地替我整理了一下凌乱的碎发,他的细微让我瞬间僵立着。

我立正了一下,拘束地鞠躬,狐疑地看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庞,问道:“厉总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只见他完美轮廓下那张薄唇微微上扬道:“尹心雅,你……真的忘记了?三年前我们可就认识了,当时你正在给……”

还不等他说完,我直接笑着摆手打断他,“厉总您不会也醉了吧,您高高在上,我们怎么可能认识?您一定是记错了!”

“好了,厉总,今天认识你很高兴,不过我今天喝的有点多……”我用力地摁着隐隐酸麻的太阳穴,低喃道:“其实我平时不这样的,我是一个非常淑女,非常听话的女孩,可为什么我这么听话,还是有人要劈腿?”

话落,我歇斯底里地哭喊着,毫无形象,当我的眼神看到了一脸严肃的厉凌禹时,我停止了哭泣。

酒喝得再多,我也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威严,举手投足之间都会给人致命的不安。

“厉总,我出去了,你继续解决生理问题,我刚刚什么都没看见。”话落,我跌跌撞撞地想离开男卫生间,却被厉凌禹给拉住了。我一回头,迷离的双眸正好撞进他那双温柔关怀的瞳孔里。

在我的印象里,不,应该说是那些网络关于厉凌禹的评论里,他就是一个冷傲,自我为中心,优越感爆棚的男人,据说他对女人不感兴趣,今天竟然会主动跟我搭讪,还说认识我?

“你喝醉了,我送你。”厉凌禹不容分说地扶着我,想送我。

我食指轻碰了一下他的薄唇,“嘘”了一声,非常妖媚地朝他眨眨眼,放电道:“我可是千杯不醉的。”

话落,厉凌禹蹙眉狐疑地低头看着我,为了证明自己没醉,我想要推开厉凌禹,轻声道:“你松手,我走个猫步给你看,比专业的模特都厉害。”

还没走呢,我就轻飘飘地被厉凌禹给拉出了男卫生间。

我们走出了酒吧,凌晨的榕城温差比较大,我穿着那身性感超短的抹胸裙在这样的夜里被刺骨的冷风不断地洗礼着,幸好很快就钻进了厉凌禹那暖和的车里。

我疲惫地靠在他的肩上,毫无戒备,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

我很累,出差了半个月,刚回来就遇上了人渣劈腿,又在酒吧买醉。车缓缓地开着,车内的温度有点高,体内酒精的散发让我浑身有点发热,燥得难受。

我微微睁开眼,咽了咽有点发干的喉咙说道:“我好热,能开空调吗?”

“住哪儿?”厉凌禹答非所问,他侧过头问我时,薄唇若有似无地碰到了我的额头。

我敏感地错愕了一下,脑中又浮现了未婚夫跟那个丰满的女子苟合的画面。

我蹙眉伤感地看着厉凌禹,眼前这个完美的男人完全可以充当我报复原鹏的工具,我还在矜持什么。

我今天之所以在酒吧,不就是想干出一件惊人的事情。

估计是酒壮怂人胆,我竟然扬着嘴角,迷人地冲着厉凌禹笑了笑,伸出手摸着他的俊脸,暧昧地回答道:“你想送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我大胆而挑逗的话瞬间让厉凌禹的俊脸一沉。

“女人酒喝太多容易出事。”厉凌禹冷漠地提醒着。

不知道是出于报复还是因为酒精的原因,我竟然大腿一跨,姿势大胆地坐到了厉凌禹的腿上,纤细的双臂搭在他的肩上,勾着他的颈部。

我低头主动吻向他,却没想到他别过脸躲过了我。更多精内容请搜索并关注星芒小说薇信工众号,阅读最新章节全部故事。

女人的自尊心瞬间受到了伤害,我的手松开,拉起了厉凌禹的手直接放到我的胸部。

“厉凌禹,我虽然不是很丰满,可我相信手感应该不会太差。我知道你身边不缺女人,可我今天缺一个男人,你愿意陪我吗?”我大胆挑逗的话让厉凌禹的眉头一直紧蹙着。

他温热的手心停在我的胸口上一直未动,眼底翻涌着异样的光芒。

“知道什么叫引火烧身吗?”他声音略带沙哑地质问着。

一听这句话,我就明白自己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我迷离地冲着他笑了笑,脸贴到他的耳边,轻舔了一个他的耳垂,浅声说道:“我会灭火。”

话刚落,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厉凌禹的唇便贴了上来,原本处在主动位置上的我反被他压在后座的位置上。

他冰冷的薄唇带着火热的气息不断地扑打着我的肌肤,唇由上及下,直到锁骨,我享受着这种异样而兴奋的感觉,眼角却看到了前面司机的背影。

我尴尬地推了一下厉凌禹,说道:“有人。”

厉凌禹压在我的身上,俯视着我,邪肆的嘴角微扬,戏谑的脸庞更能让女人疯狂。

我不知道自己被厉凌禹带到了什么地方,一进房门,他便将我摁到墙角,当他的手扯掉我身上那条短裙时,我本能地推开了他。

昏黄而暧昧的灯光之下,我呼吸沉重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此刻的他如同帝王般肆意地看着我,薄唇勾了勾,以异常暗哑地声音说道:“怕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大手一伸,将我勾住,紧紧抱着,再度印上我的唇,倾刻间吞噬着我。

我急促地呼吸着,唇微微一张,厉凌禹那如同游龙的舌霸道地乘机闯入我的口中。

我只能被动承受着他的亲密,被他吻得全身发麻,脑子被抽空一般,条件反射般地回应着他。

……


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后续故事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或直接扫一扫二维码就可阅读全文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