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画报|市二医院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8-01 12:04: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从市二医院地铁站一出来,我便被眼前的这一景象弄迷糊了。

 

摩天大楼的都市天际线下,一栋破败但却依稀可嗅历史痕迹的民居蜷缩在地铁站旁,街上人们来来往往,大多熟视无睹,唯有在我将镜头对准的时候,行人才纷纷驻足侧目:哎呀,谢无量的老房子得嘛!



虽然经考证,谢无量故居并非四圣祠西街44号而是36号,只是流沙河老师记错了书信来往的地址,但是依然可从这些闲言碎语中一窥这片街区的历史厚重感。

 

太古里的老建筑是镀金后的重生,少城的老建筑裹着商业化的袍子,分散在成都各地的历史故居,要么被围起来与世隔绝,要么收着高价的门票,唯独四圣祠街的这些老宅子,在破败中保持着生命和市井的活力。

 

从44号的门洞中探头窥视,大杂院式的院中依然住着居民,墙上晾着柚子干,小孩在园中的桉树下乘凉,地铁的台阶上甚至还晒着两双布鞋。生活的气息,让这栋古老的建筑变得温柔起来。



听老年人说,最早的四圣祠街因为有供奉孔门弟子曾参、颜回、子路、子游四位圣贤人的祠庙而得名,祠堂早已不再,但名字却保留了下来。

 

我变得兴奋起来,要知道,这是一次无计划的探索和拍摄,我从没想过,能在车水马龙的大路上,觅到如此一处街区。我开始往巷子深处走,四壁皆是历史的残留物,看得到民国,,看得到大革命,也看得到千禧年后疯狂无序的发展。



数十步之后,我又发现了一处充满情怀的饮食——小时候的糖油果子。


味觉是唤醒人记忆的绝妙钥匙,我已十多年没吃过糖油果子,尝到的第一口,我便想起了无数个夏日的黄昏,爷爷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城门口买麻圆的场景。童年始终是美好的,黄金一般闪闪发光,而大城市往往跑得太快,城里的人,或多或少,都缺失了一些关于童年的回忆。



当我拐入二医院一侧的小街,这里似乎是另一个世界,另一段历史。

 

交通协管员正在吃午饭,她的餐桌是一块古老的窗台沿,同这条街的大多数居民一样,人们活在历史的遗迹之中,并且与历史为邻。




清末民初时,这里曾是在成都外国人的聚集地,传教士们在这里开教堂,建医院,将这条小街打造成中西合璧式的风格1892年,加拿大医生启尔德在此建立了四圣祠福音医院,后更名为仁济医院,是成都史上第一个西医医院,即市二医院的前身。

 

而医院旁的四圣祠礼拜堂,则是由加拿大英美会(Canadian Methodist Mission)于1894年创建。这栋教堂历经磨难,在“成都教案”、,后又数次重建。小街对面,以前教士居住的小洋楼已不对外开放,但院内斑驳的漆面还保存着宗教的遗留物。


 

老洋房对面是修葺一新的恩光堂了,即四圣祠礼拜堂。初看,我以为是新修的教堂,后来才得知是原址,只是未能做到“修旧如旧”的效果,实在是令人遗憾。

 


而教堂附近的胡同,就像是被遗忘的人间。

 

初入胡同,一个小男孩从我的身边跑过,他的同伴在我身后追逐着他,瓦房顶全是他们的欢呼,像一阵风一样,把这里陈旧的朽木气息吹散开来。卖卤菜的摊位还没有开门,摊主还在家里午休,窗口传来了午睡的鼾声。而一栋看起来曾像是大宅一样的老房子,坐着两个赤膊的中年男人,喝着酒吃着肉,在午后的困意中说着不好笑的笑话,然后笑得趴在桌上。

 

这些就是这里最简单市井生活。



如今的成都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快还是慢。

 

慢就要保留以往的生活方式,让城市的一切都在缓慢的前行中去变化,哪怕十年,二十年,一百年,城市的模样变化也许也不太大,参照巴黎模式。

 

快则意味着一场革命,一场关于尘土飞扬和拔地而起的战争。这是最迅速最见效的发展模式,参照北京模式。



而这一慢一快之间的平衡,才是城市发展的最优解。

 

革新,是我们生活更美好的根源。而先祖和历史的体温,则让我们充满前进的动力。



成都画报|平的成都


成都画报|锦城,入夜时。


成都画报|文殊院,避雨记。


成都画报|解放军7322工厂


成都画报|西村


成都画报|A4美术馆


成都画报|涂鸦徒






阅尽 此城

成都画报|一份写满成都的在线读物

dingli_cd@126com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者合作意向请给我们写邮件吧 :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