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西第二医院蹲点12个小时后,我拍下了这样一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7-29 16:46: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玩味成都

本地扛把子,尽是野路子;

从不耍套路,带你超成都。



你小时候有过被父母背着

赶往医院的经历吗?


你应该有过

只是,你可能不记得了



成都今年的春天造访得格外地早,降温也来得挺快。

喜怒无常的天气总是易诱发流感的肆虐,稍不注意,儿童就感冒发烧。

有些家长,为此甚至得一晚跑上三个医院。



人满为患的医院就像是社会生活的一种缩影:

一面墙,两个世界。


墙外,世界已然熟睡。

墙里,却是另一方景象: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我们可堪臆想亦或无处捉摸的病痛、爱、坚守与希望,在这里悄然生长。


在华西附二院蹲守了12个小时之后,我希望能通过镜头、文字,让大家感受到墙里的世界。

去看看这座已经熟睡的城市里,那些被称作「不夜城」的医院里,上演的我们不曾见证过的故事。




22:00

漫长的五十米


已是晚上十点过,父母们带着夹杂着忧愁的希望来到医院,等待着他们的却是愈多的焦虑。

年轻的妈妈抱着孩子,急匆匆地跑进医院,却在挂号处前止住脚步,她意识到:

从挂号处到急症室,虽只有不到50米的距离,却隔着漫长的几小时。


从家长们的脸上,流露出的是可以触摸到的焦虑和无助。

他们把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但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很久,队列的长度以令人绝望的速度变短,能做的仅仅是等待和祈祷。


有人从白天就开始排队了,可能要一直排到晚上才能挂上号。

有的父亲带着板凳就来了,做好了排一个晚上持久战的准备。




23:00

孩子的哭喊


盖过了医院里所有的呼吸


晚上十一点,此时走廊里弥漫着孩子哭喊的声音。

医院的气氛之所以让人压抑,就是因为你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周遭的痛苦,你看到的场景,听闻的声响,都能让你切实捉摸到它们。


家长们带着孩子在急症室里外焦急等待。座椅上各自的家人围作一团。

“大的已经病了一周多,小的昨日也开始发烧。”

家长的面色充斥着焦急,唯有低头看向孩子的时候,才会收敛许多。


急诊科小小的窗口外,总是挤满了焦急的父母。有的从30多公里外赶来,有的是因为地方医院条件有限转到了这里。


此时的人们躺在舒服的大床上休息,他们却在急诊抢救室安慰每一个受伤的灵魂。

“幺儿别怕,会好的。”

孩子的头上缠着绷带,鼻唇沟也被绷带严严实实的保护着,但眼神坚定。


贴着退烧贴的孩子,被妈妈轻轻地拥抱在怀里,望向奶奶的慈祥脸庞,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是我见过的世间最美好的笑容)。仿佛这一刻,所有的病痛都消失得无影无终。


听不到父子之间说了什么,但从小朋友脸上扬起的开心的笑容,就能知道,爸爸肯定承诺了好多零食和玩具。

不管这个世界多么地冷酷无情,只要爸爸站在我的身旁,再难的事情都不足一提。


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忧愁,但他们望向医生时的目光,总是闪动着希望。

急诊室里看到认真负责的医生,心里的焦虑便消散了许多。


听着孩子的哭声,母亲再也坚持不住了,泪水不自觉的从眼里跑出来,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孩子,只能轻轻地抚摸着他,希望能减缓孩子的痛苦。

有些东西,捂住了嘴巴,却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24:00

无处安放的夜


凌晨十二点,已是新的一天,大多数人已经安然叩响梦乡的门,医院里家长们却只能彻夜等候。

等候的时间漫长加之心情焦急,夜晚显得无比难熬。

疲倦的家长们只能在医院里短暂休憩。


老爷爷在医院冰凉的地上,铺起一层毯子就睡了起来。

瘦弱的一道身影,却承载着难以言喻的力量。


比起教堂,医院的墙壁或许聆听了人们更多的祈祷。

漫长孤冷的夜,充斥着焦虑和无助,而又于暗处生着希望。


父母小心翼翼地守护在宝宝的身边,爱不是千言万语,爱是陪伴。


身边的人都在休息,而这位婆婆却没有丝毫的放松,不敢轻易放下手中的孙子,孤独地等待着,脸上挂满了惆怅。


父亲可以用双手撑起整个家,当他们抱着十多斤的孩子时,双手却在微微颤抖,这个分量太重了,不敢有丝毫闪失。


医院就诊的孩子实在是太多了,里面没有了休息的位置,父母和孩子只能在寒风中煎熬。

等候在外面的人们,那度日如年的感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我们不痛,只是因为我们没经历过。


这个夜晚,无处安放。




次日1:00

夜深人静的下一秒


医院外传来一阵喧闹,走出门来发现是一辆救护车进来,送一位孕妇紧急生产。

生活里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紧急状况,夜深人静的下一秒,你永远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医护人员神色匆匆。庆幸的是,这位孕妇得到了她的帮助。

可我们又不曾知晓,偌大的城市里,还有多少这样的人需要救助。




次日2:00

华西夜未眠,医院的故事还在继续


已经是凌晨两点,走出医院外,发现一位忙碌了许久的护士姐姐终于有暇出来在小吃摊上吃个饭。

人们是需要休息的,但病痛从不。


这座城市早已进入了深夜。

医院外,还是不停有出租车陆续来到医院门口,接走或者送来病人。


医院却没有夜晚。

它的故事,不管我们到没到来,总是恒久地发生,不曾停歇。




今晚来过华西附二院的那些孩子们,你们长大后也许不会记得这个不眠夜所发生的一切。


但你们需要做的是:

有空常抱抱你们的亲人,他们很爱很爱你们,真的很爱。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