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婚外恋的男人都是怎么想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14 20:48: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117个作品

                                                                            作者:你在流泪我在微笑

1.


在如今情感泛滥的今天,情人所指更多的是床伴、是性伙伴。而对于我,却是我的一辈子。


我自感是个情感木讷的男人:不善谈感情、不懂女人,结婚二十多年,和妻子平平淡淡的生活,没有浪漫,波澜不惊。这样的我竟然也有了情人,成为了别人的情人。


5年前,我所任课的班级中有个汪姓的漂亮的小女生,我教的学科成绩不太好,但还是非常勤奋,很讨人喜欢,因此在上课提问时常常点到她,偶尔下课时还帮她解答疑惑。


后来听说,她喜欢上了我的笑容,把我的笑容常常和她妈妈分享,以至于她妈妈有些期待看到我。学校组织的向家长开放的开放周时,她来了,坐在一群家长中,我专注于我的教学、专注于我的学生,对她没有任何的印象。


一次周末,我去班主任组织的补习班上课,刚刚下车,一个美丽的少妇过来问我:是李老师吧。我本能的停下点了点头,她先做了自我介绍,就是汪姓女生的妈妈——独自一人在家照顾女儿的学习和生活的美丽而略孤单的女人,也是后来我一辈子的情人--群。


我们面对面站着,说了会女儿的学习,她掏出一个准备好的红包要塞给我,那个年代,家长给老师送红包的还不多,我有些不太好意思,扭捏着不接,拉拉扯扯中,不知怎么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成为了情人后她告诉我,就是那一抱,她喜欢上了我,那一抱,让她有少女的冲动--只是几年的时间我都不知道,也是那一抱,也让我对她柔软的身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女儿在这里就读的两年时间,我们有过浅浅的交往:偶尔电话交流一下女儿的学习,逢年过节时发个祝福的短信……


女儿考入高中后,我们仍然偶尔联系,在路上碰见了还是打招呼,我依然当她是家长,最多也就是普通朋友。


有一次,她打电话问我是否会游泳,她想去游却不会,想让我去陪她,我傻傻的说也不会,没有陪她。后来她告诉我她就是想让我看看她美妙的胴体,我却木讷得一无所知。


我们关系的进展是在2016年的夏天,那时我们已互加了微信。夏天于我比较闲,一个人去看了几场电影后在朋友圈发出了“谁陪我看电影”的邀请,她留言说让我在她回来后请她看电影,我以为是朋友间的客气话,那时她在江苏和老公一起,并没有太当真。


回来后,我主动联系了她说请她看电影,她很愉快地答应并约好了时间。那天,我先买好了票。可能女人的约会都一样吧,在约定的时间是不会准时到的,电影也快要开始了,我有些焦急,眼睛常向进门处张望。嗯,来了,穿着性感的丝袜,略紧身的上衣把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皮肤白净细腻,我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好一段时间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来她告诉我,为了那天的约会,她专门化了妆。


那天看的是一部外国的科幻的3D电影,有些刺激,常常有立体的比较惊险的镜头,或许是真的害怕,她常常把身体躲到我的怀里来,或是牵着我的手之后再也不分开,大部分的时间里,我们就是手牵手看完电影的,对情节我早不记得了,我只记住了她手的温润、细腻、光滑,记住了她身姿的曼妙,记住了她身体散发的芬芳……


自那次后,我们常常约会:一起看电影,一起约吃饭,一起喝下午茶,一起去健身……


一天的下午,我电话给群约一起吃晚饭,她的声音有些疲倦,显得有气无力。她告诉我说不想出去吃饭,让我买云南米线打包去她家里。就是这一次,我们在她家的沙发上热烈拥吻。她身体不适是因为生理期来了。几天后,我们的身体终于融在了一起。



2.


我们几乎天天约会了,约会的地点更多的选择在了她家:我们一起聊天,一起接吻,一起做爱……她对做爱的渴望与激情,完全超出我对女人的了解。


第一次缠绵后,她给我讲了她和她的情人。


那还是十年之前,她还不到30岁,独自在江苏打工,尽管她老公也在江苏,但两人在两个不同的城市,打工高强度的生活,让他们极少有相聚的机会。


慢慢的,一个男人发现了她,发现了她的寂寞,她的渴求。一样的模式:慢慢的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一次在她的出租屋里,在那男人从背后抱着她时,她把自己的身体彻底的交给了那男人——她十多年一直当做她丈夫的男人--伟。


年轻的身体有着无尽的渴望和欲求。他们不上班的日子,整天的腻在出租屋里做爱,一次接着一次。他们把笔记本电脑放置在床上,一边播放岛国的视频,一边对照着各种姿势做爱。


家里的女儿慢慢大了,到了上学的年龄,群需要回来照看长大的女儿了。


半年,群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度过这半年的,在独自照顾女儿的半年里,没有了伟细心的呵护,没有了伟带给身体的畅快淋漓的享受。终于,半年后,把年幼的女儿托给爷爷奶奶后,群回到了伟的身边,那年的春节,是群的老公独自回老家过年的,群留在江苏,陪伴在伟的身边。就是那一次,群第一次为伟做了人流。



3.


我们第一次以恋人出现在他人的视野中,是一起参加跑吧举行的户外烧烤活动。


活动在长江边的笔架湾进行。我先去了她家,接到她后去往笔架湾,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跑友到了,我们一起沿着江边,手牵手边走边叙说这各自的故事,一些牛在旁边漫步,牛屎的味道混杂着青草的气息。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户外手牵手、拥抱。向跑友介绍群时,我大方的称群是我的老婆,她也大方的回应。


我们第二次去长江边,是去了更深处的芦苇荡。芦苇已经成熟,我们沿着高高的芦苇中间的一条小路进去,她告诉我:如果把瑜伽垫带来,我们在太阳底下做爱,那一定是最浪漫的了。时至今日,我都没有实现她的这一愿望。穿过芦苇荡的长江边的另一个地方,有蛮多钓鱼的人,我们手牵手坐着,看他们钓鱼,享受美好的时光。回来的时候,买了一条大麻鲢,就在她家做了吃,还真比外面池塘养的鱼味道好多了。


第三次去江边,是江边的紫云英花开了。距江水边的约300米一块地方有两个池塘,池塘边漫山遍野的紫云英花开了,一朵朵的小花在太阳的照耀下有我写不出的美丽,微风吹过,花儿会藏在草中,似与我们捉迷藏般。


我似乎要留住这美景、这美人。用手机拍下了几百张照片,花的,人的,她或站或躺卧在花海里或静静聆听花的呢喃或细细品闻花的芬芳,我们摆出各种亲热的姿势自拍。每每翻看这些照片,仿佛回到了当初的时光,相处时的一些不快都烟消云散。



4.


腊月的一天下午,我、群、她女儿--我的学生--静,三人一起去了白莲湖书院。


白莲湖书院位于城区东南约8公里的上津湖边的喻家碑村,是一座佛教寺庙,里面有大量的佛教、科学、文学、历史等的藏书。我前段时间随跑吧的跑友一起从城区跑来过白莲湖书院,跟她说了,她便想来看看,恰好女儿放月假在家,我也有空,便一起去了白莲湖书院。


进到书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白塔,白塔前有供奉香火,白塔前的台阶处,是哪一位书法大师题写的书院名字。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挂满了红绸带,是为许愿树。


白塔的左侧有一间平房,房内摆放着若干类似学生读书的桌椅,还有他人在此练习毛笔字的宣纸和墨宝,甚至还有一台投影仪,应该是书院的禅师传经授道之处。群坐在中间的座椅上,也不顾女儿在旁边,娇滴滴的说:“李老师”,看来她想过一把做我学生的瘾。女儿则在旁边练习写字,我过去和群用手机自拍了几张合影后欣赏屋子四围的书法和绘画。


书院里有两间很大的圆圆的房子,有些像福建的土楼。其中一间的墙壁上画了很多佛教的壁画,等着添涂颜色。另一间房子就是书院的藏书间,书柜顺着墙壁摆放,各种书籍摆满了柜子,暖色的灯光照着,感觉特别温暖。女儿马上喜欢上了这里,摆出不同的poss让我给拍照,其中一张我后来印在了信用卡上,放进了钱包,时时陪伴着我。


书院并不大,我们慢慢地欣赏游玩,还和书院的禅师和一群来自广东江西等地的居士一起喝茶。


书院外就是乡村,农田里有农民栽种的油菜,更多的是稻谷收割后残留的穗桩,远处的上津湖水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好一幅田园风景,我们走在田间的小路去拍摄青翠的油菜,远处的湖水……


在喻家碑吃了晚餐后时间尚早,我们又来到陈家湖公园。女儿先用我新买的照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后对新相机有些爱不释手,便拿了相机去拍照,我则和群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牵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5.


我们在一起的一年多时间,就是群不断和病痛战斗的阶段。


群有较严重的乳腺增生,曾经到荆州的医院治疗过,效果不是太好,每次生理期前两三天乳房就开始疼痛,或是心情稍有不爽,更是疼得彻夜难眠,更严重的是担忧怕转化为乳腺癌,让她背上了很大的心理负担。和我一起以后,如她所说,期待了两年的男人终于被她的美色俘虏上了她的床,性生活也有了规律,不需要深夜的时候自己苦苦思念,心情大好,乳房疼痛竟然在悄无声息中慢慢好了。做爱后,我轻轻抚摸她乳房时她几次跟我说:“你就是治疗我乳房疼痛的一剂良药,早知道我就两年前去主动追你了”。


她生理期来的前两天,出血比较多,小腹疼痛得厉害,往往如重病一般,有气无力,连下床行走都难,持续的时间还长,每次拖个七八天,因此每月的生理期都是她的一次劫难。我第一次去她家,就是她生理期来了,无法自己做饭,更不能出来吃,我都无法想象这多年她独自一人在生理期是如何过来的。那次的生理期结束后,我给她买了几盒月月舒,让她平时吃,还真有效果,下次生理期来临时,小腹没那么疼了,连续吃了3个月后,竟然生理期没有了不适的感觉。


她的膝盖疼痛更是长久折磨,以前也曾经在南通市的医院治疗过,时好时歹,好的时候感觉不到疼痛,歹的时候无法行走。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卧床休息,但家里的家务、女儿的接送都需要她来做,因此需要她硬撑着,偶尔上午我闲的时候去帮她做家务、做中餐,但是我还要上班,不能天天去,只能是两天打鱼三天晒网,她对此颇有怨言。女儿放暑假后尽管还要补习,她还是把女儿放在学校后去了江苏,在她老公那休息了一个多月。群回来告诉我,一个多月的时间,她是每天都呆在家,做饭家务也都是群的老公做的。其实,烈还是一个不错的老公。


一次我们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时,看到一个针对膝盖疼痛的广告,我马上到网上查询,但是没有下单,过了几天,群不高兴了,认为我不关心她,那段时间我们本就这样那样有了一点争执,看她责怪我我也有些不爽,便没有买。后来还是给买了一盒,她吃了后感觉有效果,听从医生建议买了一个疗程共三盒,也不知是药品的效果,还是休息的效果,今天,她的膝盖疼痛比以前好了很多,不疼痛了,但是平时还是要非常注意,不能过多的站立、行走,连她喜欢的太极拳、旗袍秀都放弃了,瑜伽也只是偶尔去练练。


她的最大的一次病痛是她去年底的人工流产。农历十月份吧,她告诉我说她老公要回来今年不能再见面了。既然我们不能重组家庭,她老公回来了,不见就不见吧。尽管有时候非常思念,但为了不影响她的家庭,我也只能强忍住自己的思念。腊月中旬吧,她告诉我她老公又去了江苏,我们又在一起了。


一天下午,她打电话给我,说是检查怀孕了,当然只能是她老公的,群告诉我她们不要孩子,准备去人流,但群的老公远在江苏,照顾的工作只能落了我头上,好在那段时间我很闲。


去做手术的那天,我提前给群买了两盒她要的人参片。她进去了手术间,我站在医院的过道里为她祈祷,默默地等待,待医生喊我进去,群光着下身一脸疲惫地躺卧在手术床上,我弯下腰横抱起群到旁边的床上准备穿衣,却忘记了买卫生巾。


穿好衣服,我再把群抱起到过道的病床上打消炎针。她无力地卧在床上,似乎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看着自己的女人受到这样的摧残心理还是很疼。一会儿,医生让我们去急诊的观察室去打针,这时群已经有了些力气可以搀扶着我走路了,她没有再让我抱,我一手扶着她的手臂、一手扶着她的腰慢慢地走到观察室。这时,她当我是她丈夫了吗?也许还是没有,在她心中,我就只是她几个情人中的一个。


在人民医院打了三天针,我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医生告诉群在清宫时感觉没有清理干净,要等10天再来检查。还好,10天后再次复查时一切都好,医生说因为群流产次数太多有可能会没有月经的,一个月后月经就准时来了。一切都好,群心理压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一个女人,就我所知,为她的丈夫、为她的情郎流产就有6次之多,每次都是身体遭受伤害,难怪说,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就是愿意为她去怀孕,愿意为他流产。


约是次年的3月中旬吧,我意外的看到了她的情郎伟在石首拍的照片,她的情郎从新疆来到了石首,根本不是她老公回来而是她情郎来了,她把我支到了一边,怀孕也不是她老公而是她情郎,我被彻彻底底的耍了。知道真相后我将网名改成了“你在微笑我在流泪”。


6.


我没有走进群的生活前,她在城区只有她的女儿,除了接送女儿上学放学之外,就只有待在家里,每天和情郎电话微信着。没有和外界的接触,把女儿当成了她的私有财产,认为女儿一切都该听她的,女儿又正处在叛逆的年龄,因此母女俩常有争执。


和我一起后,我们除了做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外有时候也一起出来逛街、吃饭,我也陪她一起去心动力健身会所办了运动年卡,让她去参加她喜爱的瑜伽运动,接触到更多的人和事,慢慢的,她的脸上有了更多的笑容,女儿也说妈妈变了,没有了以前那么多的责备和呵斥。


群到心动力健身会所去之前也经常在家里对着电视练习瑜伽,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再加上本身身材的柔软,到心动力健身会所练习瑜伽不久,就获得了瑜伽教练的好评,成为了所有会员里最出色的,后来又参加了心动力和茶艺班的旗袍走秀,代表心动力和茶艺班参加了几次对外的表演。


元月23号平安夜,心动力在长江边的一家酒店组织了文体表演以扩大知名度,这次,群参加了瑜伽和旗袍走秀表演。瑜伽表演总共只有4个人,群是唯一的会员,其他三个都是会所的瑜伽教练:穿着短短的运动文胸,露出雪白的腰部,吸引了无数男士的目光,谋杀了无数的菲林,当然也包括我。


旗袍走秀时,我在舞台的旁边替她拍照,所以她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往我这边瞟,如后来她老公说:别人的眼睛看着前方,你的眼神却看着旁边,一定是有另外的男人。


第二次公开表演则是代表茶艺班。群嫌在家无聊在劳动职校报了个茶艺班,每天上午下午时间排得满满的,连做饭接女儿中午放学都挺赶时间,好在群乐在其中。石首要成立旗袍协会,在协会成立大会上要组织些旗袍爱好者进行旗袍表演,茶艺班的老师也是旗袍的爱好者,后来还选成了协会的副主席的,就组织了茶艺班的一众美女表演旗袍走秀。群进行了瑜伽、旗袍走秀和茶艺表演三项活动,瑜伽表演的照片甚至作为了“幸福石首”的图片对外公开展出。


7.


群确实漂亮,特别是皮肤白嫩,旁边无事献殷勤的,故意撩的那是多了去了。


还在我们相好之前,群送女儿上学后会去森林公园爬山,有一男的多次在山上遇见她,次数多了,可能两人会微笑着算是打招呼,男人看群漂亮,可能动了花花心思吧,多次在群的后面跟跑,拍摄群跑步走路的照片,几次要约群一起去吃早餐,好在群没有答应别人的约会。


群在心动力健身会所练瑜伽期间,有一个网名叫政哥的男人也是常常骚扰群:不怀好意的盯着群的屁股、要加群的电话微信、邀请群一起吃饭……


我们一起以后,群的弟弟的房子装修,群的弟弟不在石首,所有的装修都是群负责的,群因买大理石而认识了一个切割大理石的男人,不知怎么两人就互加了微信,后来,男人常常撩群,可能还常常电话,可能群还很开心的。一次我在群那,男人的电话又来了,群接通电话后慌张的对男人说:我在XXX,没有空,挂了。听她的口气、看她慌张的样子,我知道他们已经聊得次数很多了,聊得很亲密了,只是鉴于我在不好聊才慌张的挂了电话的。我表达了我的抗议,群可能还是更在乎我吧,和那男人比,群保证不再和那男人联系,微信也删了。


后来,即使我在时,那男人还几次电话来,群可能担心激怒我把男人的电话号设置成了黑名单。过后我们再说起,我说一个做工的,会给你用多少钱,切割大理石弄得身上灰头灰脑的,你怎么也看得上,群显得不好意思。确实群的眼光不高,我所知道的包含我在内的群的情人都是不咋地的男人: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就会一些甜言蜜语,用一点小钱。


群练太极的师傅,已是七十多了,还常常发些撩群的微信:干嘛咧、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你、偷偷亲你一下……偶尔也发个小红包给群,群竟然还很高兴,我给她说了,她却说,他比我父亲还大。嗯,她竟然还知道比她父亲还大,这样的红包还要?这样骚扰的信息还聊得有趣。


8.


我只是群之一的情人,还过几个月女儿高中毕业后她会去她老公打工的城市,她也一定会再有另外的情人,而我不会再去泛滥自己的情感,群是我一辈子唯一有过的情人,是我一辈子的情人。

责编:缀可爱的咪咪酱


本文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转载请与后台联系,此篇不代表有故事的人观点。

阅读更多故事,请关注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人人都有故事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合作邮箱:story@ifeng.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