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 看中日医院的麻醉师如何让患者“药到痛除”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3 15:49: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摘要
整个手术过程,麻醉医生都穿着无菌的手术衣,戴着手套和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当病人康复出院时,连麻醉医生的“庐山真面目”都无法看到。然而,正是这样一群人,在手术过程中让患者“药到痛除”。

来源:健康界 作者:沈媛巧


编者:在手术中,患者最大的忧虑莫过于害怕疼痛带来难以承受的痛苦。麻醉医生就是一群专为减轻患者手术痛苦不为人知的群体,许多患者对他们的工作依然停留在“打一针”的刻板认知上,其实,他们在手术中的工作绝不止为患者减轻痛苦这么简单。


7月30日,下午2点,一场由中日友好医院(以下简称:中日医院)举办《减压解惑,服务患者》“走进手术室”医患互动活动在中日医院手术楼2层进行,参加该活动的都是不日即将进行手术的患者。他们小至5岁左右,大到80多岁。



“在手术的过程中,患者需要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诸如眼镜、耳环、手链、手表、手机等物品全部取下,身体里如果有钢板等植入物也需要提前跟麻醉医生说,好采取安全的麻醉措施。”还未进活动宣讲房间,健康界就听到里面传来中日医院手术麻醉科党支部青年委员陆承的声音,此时,他正在向现场患者介绍手术的各项注意事项。


他强调,在手术过程中,经常会使用电刀,患者戴在身上的一些小物品可能会与电刀产生的电流连接 对手术产生不良影响,需要提前取下来。此外,口红、指甲油也得擦除,以便麻醉师在手术中判断患者的生命体征。


减轻患者痛苦不止“打一针那么简单”


进行完简短的术前注意事项介绍后,活动移步至中日医院三层手术室,进行手术流程的演示。“我进手术室完成麻醉后,肯定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是无法感受到整个手术及麻醉的过程的,难以对它有个清晰的认识。”一位患者向健康界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感受,这位患者看来,能亲自到手术室观看整个演示和麻醉过程,对自己手术也是有好处的,最起码能更好地配合医生。




在手术室,手术护士对相关准备器材重新进行了一次清点并确认,随后,麻醉师穿上绿色手术衣,戴上帽子、口罩,穿上消过毒的拖鞋,走进手术室,对手术台上的患者进行麻醉。


“现在要给你进行麻醉,会有点痛,千万不要动。很快的,有什么不舒服就跟我说。”最后再核对一次由医院护士扮演的“患者”身份信息后,麻醉医生轻声安慰病人,随后打开手术无影灯和相关仪器,然后果断在“病人”的手腕部位定位、下针、穿刺及置管,麻醉完成。


接着,麻醉医生给患者做颈静脉穿刺以建立一条生命通道,如果术中出现大出血等问题,这条通道能快速输血、给药,为抢救赢取宝贵时间。


“许多人以为麻醉就是打一针的事。”陆承说,“事实上,麻醉远远不只是打一针麻药,在手术过程中,麻醉师都是要需要时时刻刻地盯着患者,不断调整麻醉效果来减轻患者痛苦的。我们往往来的比主刀医生早,离得比主刀医生晚。”


“以前真的以为麻醉医生就是打一针麻药就可以了的,现在才知道他们不但要找到最佳麻醉部位,还要建立术中生命通道,并且时时刻刻盯着患者,不断调整麻醉效果。没想到麻醉医生也这么不容易啊。”一位患者在参观麻醉师工作后感叹道。


儿科麻醉最要有耐心、技术


“急救,急救!”15点26分,中日医院耳鼻喉手术室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一位由医院护士扮演的小张被推了进来。小张是个12岁的男孩,耳朵刚做了手术,小孩清醒后因为疼痛不敢大口喘气,所以发生了短暂性缺氧,嘴唇已经有些发紫。


中日医院麻醉医生迅速将氧气面罩戴在小张脸上,同时接上仪器以观测小张的生理指标,并不停地手动调节氧气供应量,不一会儿,小张慢慢睁开了双眼。




院护士扮演的小张直直地望着王芳,患有先天性耳疾的他,听不清外界的声音。麻醉医生马上拿起一支笔,在纸上写上“大口喘气”四字放在小张眼前,小张点了点头,终于大口大口地喘过气来。 看着小张面色逐渐转红,大家都舒了一口气。


中日医院麻醉科一位医生笑着对健康界说:“在麻醉中,儿科麻醉师最需要耐心和技术的。因为孩子的各个器官发育还不完善,身体代偿功能不及成人,所以更容易出现麻醉意外。可以说,麻醉技术是给孩子做手术的重点,但也是令医生头疼的难点。”


中国麻醉师数量远远不够


中日医院手术麻醉科副主任张亚军介绍,在手术过程中,麻醉医生往往要来得比开刀大夫早,离得比开刀大夫晚。“我们需要在开刀大夫来之前对病人做好麻醉工作,在开刀大夫离开之后还需要观测一段时间患者的体征情况,待患者状态稳定之后才能离开。”


麻醉医生刚监护完一台从下午2点开始的脑部肿瘤手术后,趴在手术台上稍稍闭眼休息,继续等待下一台手术。“已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手术室里依旧有麻醉医生们忙碌的身影。我们常常要一直要待在手术室里,是一群‘看不见阳光的人’。”中日医院一位麻醉医生这样看待麻醉师这个职业。


中日医院有80度名麻醉医师,但工作强度仍然很大。总的来说,麻醉医师的数量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目前的人员还是不够,很难做到按专科分类调配人员,这在国内其他医院也是很难做到的。”中日医院手术麻醉科副主任张亚军说。


作者
沈媛巧 健康界编辑
医疗要有温度,干货更需拍砖。


本文系健康界原创,转载需授权


商务咨询:010-82736610-8877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擂台赛!
我要推荐
转发到